首页基地简介研究队伍学术成果学术交流人才培养出版刊物资料信息
当前位置: 首页>>媒体评论>>正文
中心戴利研副教授在光明网上发表时评:《对新冠肺炎疫情中“傲慢与偏见”的思考》
2020-07-25 21:05  

 作者:辽宁大学转型国家经济政治研究中心 戴利研;辽宁大学国际关系学院 王子原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的大流行毫无疑问是当前全世界共同面对的一场危机。在中国境内疫情得到有效控制,世界疫情全面爆发之初,世界卫生组织充分肯定中国在抗击疫情方面做出的卓绝努力,同时呼吁世界各国学习中国经验,积极控制疫情;中国政府也努力总结自身经验向国外提出更多建议并提供帮助。然而一些西方国家的不少政客和媒体却忙着利用疫情借题发挥,在国际舆论上打压中国,并打着自由主义的旗号拒绝学习中国。部分西方媒体扭曲舆论意欲引导民众,力图使对中国的“偏见”成为“普遍共识”,个别地区甚至出现了针对中国留学生、华人华侨的侮辱、歧视性言行乃至暴力行为。“偏见”使得一些西方国家眼看“冻毙于风雪”,却又不能正视中国的“雪中送炭”。

  一、“傲慢与偏见”的产生

  一些西方学者认为,中国的崛起势必会让中美关系陷入“修昔底德陷阱”。然而从人类社会发展的历史进程可以看出,当前世界出现的诸多问题,并非源自于东方崛起背景下的国与国之间的竞争,更不能错误地认为是东西方文明之间的冲突。在全球化时代,世界经济发展过程中蕴含着一些固有矛盾,当前部分国家出现的“傲慢与偏见”正是源自于这一固有矛盾,和国家之间、文明之间的文化、制度和意识形态差异没有必然联系。

  全球化进程中各层次间存在聚合速度不同的矛盾。全球化的内核是文化的共存,向外一层是制度的协调,然后是包括地理环境和科技水平等方面的环境的构建,最外层是在文化、制度和环境支持下的经济行为的整合。四个层面是不同维度的,实现聚合显然很难完全同步,势必会在一段时间的全球化聚合后出现“断裂”,即经济活动的全球化出现停滞甚至倒退,等待其他层次全球化跟进的“逆全球化”状态。

  经济发展进程中时刻伴随增长和分配的矛盾。中国近代以来虽然经历了种种苦难,但国土资源、人口基数、社会秩序和文化传承四个基本盘得以保持,新中国成立后又建立了稳定和先进的政治制度,只要有充足的发展空间,经济就能实现快速增长。改革开放以来,中国GDP迅猛增长,国家经济实力逐步提高,占世界GDP比例明显提升。经济实力的提高促进综合国力的增强,中国在国际事务中的议价能力也必然提高,在由GDP增长带来的新增福利中所占份额也自然提高。然而美国等西方部分政治家和媒体仍然存有惯性思维和霸权思维,在世界经济总量不断增加的情况下,看到的不是绝大多数国家福利都在增长的共同发展,而以零和博弈的思维方式,片面关注比例上的此消彼长,不愿认可世界经济增长中贡献率更大的国家理应分享更多的经济增长收益这一基本规则,更不愿接受因国家间经济总量比例变化带来的自身霸权地位的弱化。

  二、“傲慢与偏见”的衍变

  中国国力长时间较弱的状况,使得西方一些国家形成了中国国力“理应衰弱”的错误认识,致使其对中国目前已成为GDP总量世界第二大国的现状,不能很快适应和接受。一国在国际秩序中发挥的作用理应与其经济实力和综合国力相适应,随着中国经济的不断发展,综合国力不断增强,在一定程度上而言,必然需要对国际秩序进行重建。

  一方面国际秩序正在历史发展进程中重建。随着中国经济快速增长,综合国力逐步增强,中国积极合理参与国际事务,在政治、安全、经济、教育、卫生等领域已经或正在积极主动发挥着应有的作用。例如联合国会费分摊比例由之前的7.92%升至12.01%,成为联合国会费第二大出资国;陈冯富珍、林毅夫分别担任过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和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师兼主管发展经济学的资深副行长等重要职务。中国参与的这种秩序重建是一种随世界经济发展的重建,是完全符合历史发展规律的正常演进。

  另一方面国际秩序也正在面临被迫式“重建”。在中国寻求与自身实力和历史角色相称地位的同时,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利益团体也在谋划着自己的所谓国际秩序“重建”。很明显,这种以退群为前期手段的所谓“重建”,其目的并不是不再参与这些国际事务,而是认为坚持现有秩序已经无利可图,在已有规则下进行改革已经满足不了其“胃口”。美国企图建立的是一种在今后一段时期完全契合自身利益的,同时也是完全由自己掌控的“秩序”,这是不负责任的、与世界各国利益相悖的。

  三、应对“傲慢与偏见”的几点对策

  首先,坚持互帮互助这一维系人类生存及发展的基本道德精神,是化解国家间“傲慢与偏见”的“解毒药”。在历史发展进程中,即使在“天下大乱”、“礼崩乐坏”的混战年代,维系人类生存及发展的基本道德精神和理念也从来未曾泯灭;无论动机如何,对受害国的灾难救助,总会或多或少地减轻受灾国人民的苦难,有利于缓解纷乱不息的社会矛盾。可以说,必不可少的灾难互助体系,是人类社会体系走向成熟进步的重要体现。相对于“对抗和冲突”,“互助与共存”才是人类社会发展永恒的诉求和主题。当前,应充分使用好互帮互助这一剂良药,化解世界各国之间的“傲慢与偏见”。

  其次,坚持推动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是承担起应有国际责任的“补气药”。中国是联合国安理会中唯一的亚洲国家,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理应让中国在国际事务中发挥应有作用。实现自身全面高质量发展,是更好地在国际事务中发挥作用的前提基础。一方面提升硬实力。庞大的中国市场一直是世界其他国家所看重的,国内市场的运行机制和消费理念还有待成熟。改善国民收入分配制度是推进国内市场建设的重要支撑,在目前改革的进程中,应统筹推进国民收入分配制度改革,可以有效避免在经济高质量发展期进行相关改革可能会对经济增长速度的不利影响。另一方面增强软实力。这次新冠肺炎疫情,是近几十年来发生的传播速度最快、感染范围最广、防控难度最大的一次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中国在疫情防控中取得了重大战略成果,充分彰显了中国共产党领导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显著优势,也充分凸显了中华民族不屈不挠的强大文化自信的精神力量。全民参与疫情防控就是在知行合一过程中增强中华民族的民族自信心和认同感。在对外交流中,应进一步发挥好中国在疫情防控中体现出的制度和文化优势,让国际社会更加充分地认识到,世界各国的发展离不开中国的发展,中国的发展益于世界各国的共同发展;中国和世界其他国家的差异,只是全球多样性文化交流借鉴中必然会存在的差异。

  第三,坚持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是统一全球化不同层次协调发展的“活血药”。目前全球化的问题是各个层次聚合速度不协调造成的问题,相应问题不解决,全球化进程的减缓也必然会持续。虽然全球化在退潮,但全球化符合世界各国人民的利益。当前,贫富差距增大、环境问题、民粹主义盛行等问题日益严重,任何国家都不可能独善其身,因此,世界各国都应紧盯问题,有针对性地从新的理论到新的实践进行新的史诗级改革,努力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就是建设各个层次统一协调发展的全球化,能够有效协调各个层面聚合速度不同所带来的问题,避免因不协调导致“逆全球化”而产生无谓的经济损失。目前如果能加快形成行之有效的全球治理机制,疫情防控工作就必然能够在世界各国间实现更有效的协调,疫情的周期显然就能够缩短,给各国造成的经济损失也必然会减少。

  “万物并育而不相害,道并行而不相悖。”和平与发展是人类社会不变的共同愿景。只有放下“傲慢与偏见”、摒弃对抗与冲突,不断在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框架下拓展世界各国合作与全球治理模式,在更多领域、更高层面上实现合作共赢、共同发展,才是解决人类的生存、发展与安全问题的根本途径,才更加符合各国人民的共同利益。

 

附件【对新冠肺炎疫情中“傲慢与偏见”的思考 _光明网.pdf已下载
关闭窗口
中国 沈阳 辽宁大学转型国家经济政治研究中心 2016 版权所有
Copyright Research Center for the Economies and Politics of Transitional Countries (RCEPTC),Liaoning University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沈阳市沈北新区道义南大街58号 邮编:110136 电话:0086-24-62602446 传真:0086-24-62602447 邮箱:rceptc@lnu.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