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基地简介研究队伍学术成果学术交流人才培养出版刊物资料信息
当前位置: 首页>>媒体评论>>正文
中心崔铮副主任在《法制周末》上发表时评:《迎来“破冰”的俄罗斯乌克兰关系》
2020-04-22 22:10  

2019年12月9日,在法国巴黎,(从左到右)俄罗斯总统普京、法国总统马克龙、德国总理默克尔和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出席“诺曼底模式”四国峰会。 资料图

崔铮 王亚洁

2019年年底至2020年年初,一度紧张的俄乌关系出现好转迹象。新年前夕,俄罗斯总统普京和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在通电话互贺新年,两国领导人对2019年12月29日乌克兰东部冲突双方互相交换被扣押人员表示欢迎,同时也对签署通过乌克兰向欧盟供应天然气的合同表示肯定。这意味着,2019年年底“诺曼底模式”四国(俄乌德法)峰会取得积极进展以来,俄乌关系开始转向缓和。

破冰的俄乌关系

2019年12月9日,俄罗斯总统普京、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法国总统马克龙和德国总理默克尔在法国巴黎举行了中断三年的“诺曼底模式”峰会,以谈判方式解决乌克兰东部冲突。此次会议结束后,四国领导人达成共识,通过了“诺曼底模式”峰会公报。

俄乌冲突背景下的诺曼底峰会,原本并未带给人们期待,但此次会议仍达成了积极的成果。会议确定了2014年9月5日的《明斯克议定书》、2014年9月19日的《明斯克备忘录》和2015年2月12日的《明斯克一系列措施》仍然是“诺曼底模式”的工作基础,并且其成员国致力于全面实施这些协定。在此基础上通过的“诺曼底模式”峰会公报包括了三个部分:一是立即采取措施稳定冲突地区的局势;二是实施明斯克协定政治规定的措施;三是跟进后续工作。四国达成了2019年年底在乌克兰东部全面停火、俄乌交换全部战俘等一致意见。

2019年12月29日,乌克兰政府与乌东部民间武装在顿涅茨克州的戈尔洛夫卡市附近交换在押人员,根据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共和国(乌克兰东部地区的两个分裂政府)官员的数字,乌克兰政府向乌东部民间武装移交124人,76人被送回乌政府控制地区,换囚结果遵守了此次峰会达成的承诺。

此外,俄罗斯总统普京和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在峰会期间举行了双边会谈,双方在边境管控问题、乌克兰东部地区选举问题以及天然气过境协议问题上交换了意见。尽管双方在政治利益上存在分歧,但是都有意于促进经济上的相互合作。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Gazprom)和乌克兰的纳夫戈兹(Naftogaz)能源公司在维也纳进行了5天的紧张谈判,终于在2019年12月30日旧运输合同过期之前,达成了来之不易的天然气过境协议。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首席执行官阿列克谢·米勒将这套协议描述为“一项大协议,恢复了双方之间的利益平衡”。

在“诺曼底模式”峰会的框架下,四国为解决俄乌冲突提供了机制框架和进程安排,尽管俄乌双方会晤并未达成实质结果,但是阶段性的恢复和平措施正在积极开展。然而,这一进程注定因为俄乌双方的战略考量、美欧国家势力的参与而表现出波折艰难的一面。

和解之路上的积极者

对俄罗斯而言,顺利解决与乌克兰之间的冲突,符合国家战略利益。

自从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版图后,俄乌关系就出现了根本性的逆转,乌克兰义无反顾地走上了加入北约的道路,俄罗斯以欧亚联盟为核心整合独联体战略意图严重受挫。而乌克兰作为俄罗斯对抗北约东扩的战略缓冲地,阻止乌克兰与北约的靠近也符合俄罗斯的地缘政治安全战略。

因此,尽管俄罗斯面临着西方经济制裁以及军事包围的威胁,但是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并未选择退让。

同时,在解决俄乌冲突中,俄罗斯的大国优势尽显,其不仅拥有在处理国际问题方面老练的普京总统,而且在军事装备方面几乎拥有压倒性的大国力量,尽管俄罗斯施力受制于第三方势力,但是在国家间运筹帷幄的能力方面,俄罗斯也占尽优势。正如乌克兰在四国峰会期间加强在亚速海的军事力量的举措,这种一边伸出“橄榄枝”,一边“拔刀相对”的谈判方式也是俄罗斯的外交强项。

和解之路上的阻碍者

乌克兰作为俄罗斯地缘政治的重要角色,是美俄政治博弈中的重要棋子。乌克兰东部冲突毫无疑问是俄罗斯与以美国为首的北约之间围绕地缘势力的激烈较量,作为遏制俄罗斯在欧亚地区继续发挥力量的重要一环,美国对乌克兰的支持,成为阻碍俄乌关系向好的关键因素。

自2014年乌克兰武装冲突爆发以来,美国不仅通过对俄罗斯实施经济制裁以表示反对,并且通过向乌克兰方面提供了大量军事援助的方式抵抗俄罗斯。截至目前,美国向乌克兰拨款超过13亿美元,用于乌克兰国防防御力量的加强。而且,特朗普政府还在2020财政年度中计划拨款2.5亿美元用于对乌克兰的军事援助。相较于奥巴马政府时期试图淡化危机,解决冲突的做法,特朗普政府在对乌克兰的军事援助中提供了更多的致命武器——比如反坦克导弹,并且增加对乌克兰军事的培训,帮助乌克兰在东部和俄罗斯分裂主义分子作战。美国的援助也是向俄罗斯发出一个重要信号,即美国把乌克兰看作亲密盟友,给予其支持。

美国不仅采取直接援助乌克兰的方式破坏俄乌关系,而且通过经济制裁的手段规避俄罗斯与欧洲国家的经济联系,减少欧洲国家推动俄乌和解的力度。

作为欧洲国家积极参与俄乌事务的主要目的,防止俄罗斯对欧洲天然气的运输中断,保证能源合作和安全,是法、德两国积极牵头的主要原因。尽管俄罗斯向欧洲输送天然气的危机以俄乌之间签订了新的过境协议而结束,但是俄罗斯与欧洲其他国家,尤其是与德国之间的能源合作却受到了美国“无差别”制裁的影响。

2019年12月20日,特朗普总统签署了《国防预算法》,其中包括对俄罗斯和德国之间的“北溪2号”管道项目进行制裁的法案。制裁法案将北溪2号描述为莫斯科对柏林可能的“胁迫工具和政治杠杆”,并且可能极大削弱美国与德国以及其他欧洲盟国的联系,获得了美国国会两院议员压倒性的支持。作为俄罗斯直接向德国输送天然气的“北溪2号”项目,其管道绕过了波兰和乌克兰,大部分线路与现有的北溪管道平行,建设已近尾声。美国对这一项目的制裁,遭到了默克尔政府的谴责,也遭到了欧盟的反对。俄外长拉夫罗夫表示,绝不会对“完全不可接受的美国的粗暴行径”听之任之,将要采取反制措施。

尽管努力促成“诺曼底模式”峰会的法、德两国,对乌克兰东部地区冲突的解决和俄乌关系的缓和是抱有积极期待的,但是,欧盟对俄罗斯及其有关事务的参与,在很大程度上受制于美国同盟体系带来的约束,也受限于美国对俄乌关系的立场。

俄乌关系的未来

随着乌克兰东正教会脱离俄罗斯东正教会独立、乌克兰加入北约和欧盟宪法修正案生效、乌克兰与俄罗斯友好条约被废止,以及俄乌刻赤海峡冲突、俄罗斯向顿涅茨克州和卢甘斯克州居民发放护照、禁止向乌克兰出口石油和石油产品等一系列事件的发生,俄乌关系长期处于对抗关系中。乌克兰国内反俄情绪的不断上升,也促使乌克兰转向欧盟和北约的步伐加快,在外交上选择与俄罗斯妥协的空间也越来越小。

俄乌关系的恶化趋向仅仅是在“诺曼底模式”峰会中表现出了缓和的一面,这种缓和是十分脆弱的,太多的矛盾分歧仍存留在俄乌两国之间。尤其是在俄乌边境管控问题以及乌克兰东部选举问题上,双方仍然有很大的争议。普京相信斯巴顿地区的问题正在回暖,峰会公报中也强调了双方在四个月内就政治和安全状况举行另一次会议,其中涉及组织地方选举的问题。然而,双方能否就相关利益进行妥协,仍存在很多不确定因素。美国的参与,更使得双方关系回暖面临极大的困难。解决与俄罗斯的冲突是总统泽连斯基选举时许下的政治承诺,也是避免国家远离纷争的举措,但如何处理与俄罗斯的关系,更需要乌克兰这个经历内部纷乱、在大国夹缝中生存的国家智慧。

尽管国际社会期待“诺曼底模式”峰会的召开以及俄乌总统的会面给解决乌克兰东部武装冲突带来历史性的转机,但鉴于俄美关系并未得到实质性改善,俄乌关系仍处于紧张状态,俄乌关系的此次破冰更多的是短期内的转圜结果。从根本上看,俄乌关系面临的挑战,仍然是国家间领土争端背后大国地缘政治的竞争。

网站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200115A0FFR000?refer=spider


附件【迎来“破冰”的俄罗斯乌克兰关系_法制日报·法治周末官网.pdf已下载
关闭窗口
中国 沈阳 辽宁大学转型国家经济政治研究中心 2016 版权所有
Copyright Research Center for the Economies and Politics of Transitional Countries (RCEPTC),Liaoning University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沈阳市沈北新区道义南大街58号 邮编:110136 电话:0086-24-62602446 传真:0086-24-62602447 邮箱:rceptc@lnu.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