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基地简介研究队伍学术成果学术交流人才培养出版刊物资料信息
当前位置: 首页>>媒体评论>>正文
中心崔铮副教授在法治周末上发表时评:《解禁的俄运动员能否搭上冬奥末班车》
2018-02-06 22:24  

21日,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对39名因兴奋剂丑闻遭到禁赛的俄罗斯运动员的上诉请求作出裁定,支持其中28人的上诉请求,取消对其相关处罚,并恢复他们在索契冬奥会上的成绩。另11人的上诉请求得到部分支持,由终身禁止参加奥运会改为禁止参加平昌冬奥会。

23日,国际奥委会发言人马克·亚当斯表示,国际奥委会将对俄解禁运动员名单进行严格审议,并保留寻求上诉的权利。在距离冬奥会开幕式还剩不到一周的时间里,俄罗斯被禁止参加冬奥会赛事再次引起了人们的关注。此次被解禁的俄运动员能否搭上奥运末班车,一时成为热议的话题。

 

俄罗斯兴奋剂丑闻

 

2014年,前俄罗斯反兴奋剂机构工作人员维塔利·斯捷潘诺夫与妻子尤利娅·斯捷潘诺娃(俄田径800米运动员,2013年因使用兴奋剂被禁赛两年)一同搜集了大量资料,其中包括莫斯科反兴奋剂实验室如何调换俄罗斯选手尿样的证据和运动员与教练商量如何使用禁药的视频。

他们把这些证据材料交给德国ARD电视台,后者在2014123日播出了《禁药密档:俄罗斯如何制造出它的冠军们》纪录片。斯捷潘诺夫夫妇在纪录片播出后逃离俄罗斯。201511月,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公布了对俄罗斯田径界的调查,俄田径界大规模服用兴奋剂丑闻由此曝光。

201658日,流亡美国的斯捷潘诺夫夫妇和俄罗斯国家反兴奋剂实验室前主任罗琴科夫接受CBS电视台采访,向美国媒体爆料了俄联邦安全局特工渗透并影响索契冬奥会兴奋剂检测的事实,揭露了俄罗斯奥委会牵头带领运动员服用兴奋剂的整个过程。

20167月和12月,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发布了由该机构独立委员会成员、加拿大律师理查德·麦克拉伦所完成的“独立调查报告”。两次报告披露了俄罗斯涉嫌禁药囊括了2011年至2015年间30个夏季冬季奥运会项目,涉及的大赛包括2012年伦敦奥运会、2013年大运会和莫斯科田径世锦赛,以及2014年的索契冬奥会。

此后,瑞士原联邦主席施密德担任负责人的委员会发布《施密德报告》,证实俄罗斯在索契冬奥会期间存在系统性操纵反兴奋剂系统的情况。根据施密德委员会的建议,2017125日,由14人组成的国际奥委会小组在瑞士洛桑举行会议后投票决定,禁止俄罗斯参加在韩国平昌举行的2018年冬季奥运会。

国际奥委会执委会决定,暂停俄罗斯奥委会的资格,决定即刻生效。国际奥委会委员、俄罗斯奥委会主席朱可夫被取消委员资格。邀请符合条件的俄运动员(运动员需先提出申请,经严格审查确认没有服药史)参加平昌冬奥会。但无论参加个人或集体项目的运动员都将被冠以“来自俄罗斯的奥林匹克运动员”的称谓,赛场不能出现俄罗斯国旗和国徽,赢得的任何奖牌都不会归属于俄罗斯。

此外,俄罗斯体育部长维塔利·穆特科及俄罗斯体育部前副部长尤里·纳戈尔内赫被终身禁止参与奥运赛事。所有和此前被查出兴奋剂检测阳性的运动员相关的教练、队医等都不得参加平昌冬奥会。俄罗斯被要求支付1500万美元的调查“兴奋剂事件”花费的费用。

 

俄罗斯与西方的斗法

 

2016年里约奥运会前,俄罗斯体育面临的窘况和现在差不多:俄罗斯与西方的斗法再一次蔓延到了体育领域。鉴于早先国际奥委会曾多次表态过,俄罗斯参加平昌冬奥会的参赛资格“没有问题”,但后来这个“没有问题”突然变成了大问题,再后来变成了全面禁赛。局势的变化似乎在暗示对于俄涉药处罚的背后有多只手在操控。

早在20167月《麦克拉伦报告》刚刚公布不久,俄罗斯方面就对报告提出了质疑。时任俄罗斯体育部长穆特科称,该报告存在弄虚作假,并且考虑对报告的撰写者提起诉讼。他在接受电视采访时表示,近年来,体育界开始出现越来越多的政治干预,这份报告在法律上站不住脚。

俄罗斯总统普京也表示该报告并不能让人信服,称重蹈“政治干预体育”的覆辙非常危险。他称告密者之一格里高利·罗德谦科夫是一个“臭名昭著的人”,要求世界反兴奋剂组织就俄罗斯调查事件提供更加完整、客观、证据确凿的信息。

历史上,奥运会曾是冷战战场的延伸。1980年莫斯科奥运会,美国带头抵制;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以苏联为首的近70个国家,也进行了抵制报复。

2014年,在俄罗斯遭到了来自西方国家的制裁冷对。索契冬奥会上,俄罗斯代表团获得11枚金牌、共计33枚奖牌的“优秀”成绩,实现了普京期待利用奥运会提升俄罗斯国际声誉的目的。“美国人必须在某个时候被某个人打败”早已成为俄罗斯人普遍的共识。

俄高层官员和体育届人士曾坚持认为一切都是西方的阴谋。在俄罗斯与欧洲和美国的关系存在太多疑问的背景下,对俄禁药丑闻的揭露将使其国际声誉进一步削弱,俄官方国家电视台多次抨击国际调查组织企图通过这种方式来贬低俄罗斯的国际地位,并借由俄罗斯体育存在的腐败问题不断打击。

 

调查符合体育司法的要求

 

在主张“体育政治阴谋论”的人看来,美国等西方国家为了整垮俄罗斯,策划了这样一个报告,然后找了一个加拿人麦克拉伦,由他交给世界反兴奋剂组织(WADA),再转到国际奥委会手中。于是,尽管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和俄罗斯总统普京私人友谊很好,国际奥委会执委来自全世界,但大家都屈从于美国的压力,决定要惩罚俄罗斯……

事实上,国际体育组织的司法机构设置和工作原理完全依照的是西方国家的司法独立原则。WADA和国际奥委会不能以行政人员身份去进行司法调查,类似问题面前,必须聘请一名对体育法规和禁药问题都有权威性的业界专家去进行独立调查,且调查过程不受WADA和国际奥委会干扰。因此,担任洛桑国际体育仲裁庭仲裁法官多年的麦克拉伦被授予这项独立调查的使命。

麦克拉伦的报告虽不是一份可以在民事法庭告倒俄罗斯政府的文件,但绝对符合体育司法所要求的程序和严谨。麦克拉伦取证和分析的严肃性、中立性和独立性得到了国际奥委会认可的。

随着麦克拉伦调查的深入,之前俄流亡揭发者的爆料都得到了实锤印证。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表示,这是一个由俄罗斯体育部控制的体制。这也从另一个角度向世人阐明:这已不是政治干扰体育的问题,而是强大的俄罗斯政府在对抗整个国际奥林匹克运动。

俄罗斯的态度随之得到了部分转变,众多报告中被点名的官员被解除了职务。2016515日,俄罗斯体育部长穆特科在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上发表声明,承认俄罗斯田径协会以及运动员在兴奋剂方面犯下了“严重错误”,并称为那些俄罗斯运动员感到羞耻。但他同时表示,很难想象,世界上会有没有被兴奋剂污染的运动项目或国家。

无论是伊辛巴耶娃要求“不要集中调查俄罗斯一个国家”,还是俄罗斯媒体提早播放西方禁药史宣传片,已不是想说明自己的清白,而是在重复“天下乌鸦一般黑”的老话。

20169月,一个名为“奇幻熊”的黑客组织侵入世界反兴奋剂组织的数据库,开始向外界公布通过申请药物豁免权,虽服用兴奋剂但仍能照常参赛的运动员名单。其中,美国体操名将拜尔斯、网坛双姝威廉姆斯姐妹、英国长跑名将莫·法拉等一大批欧美运动员赫然在列。

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发表声明,称他们的数据库的确遭到黑客入侵。该黑客组织被西方情报部门看作是有俄罗斯官方背景的“网络间谍机构”。

201824日,普京在评价此次国际体育仲裁法庭裁定时表示:这当然要感到高兴,但我们不能太兴奋,需要平淡看待。他强调,我们自己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将坚决与世界反运动禁药机构、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和其他国际组织展开工作。

 

最终决定在冬奥会开幕前公布

 

此次被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取消处罚的28人中有13人因为已经退役或无法公布的原因无法参赛,剩余15人中的13人是现役运动员,2人是教练员。

21日,裁决结果公布后,国际奥委会曾表示考虑向瑞士联邦法院提起上诉,称“这一裁定并不意味着这28人就是清白的”。国际奥委会新闻发言人马克·亚当斯接受采访时表示,国际奥委会将保留上诉的权利,同时将成立一个专门的小组对这15人进行个人审查,然后再作出是否让他们参加平昌冬奥会的决定,最终的决定会在平昌冬奥会开幕前公布。

在前任国际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的倡议下,19846月,国际体育仲裁法庭作为国际奥委会的一个下属机构正式成立,总部位于瑞士洛桑,这是专门为解决体育纠纷而设立的国际性仲裁机构。

国际体育仲裁法庭虽是一个独立的机构,但该法庭的主席要由国际奥委会主席从法庭的组成人员中指定,而且该人必须是国际奥委会委员。法庭的一切支出由国际奥委会负担。很显然,国际体育仲裁法庭无论从组织上还是经济上都依附于国际奥委会。

1994年,仲裁法庭进行了改革,法庭的章程也进行了修改,在人员组成上减少了由国际奥委会指定的人数。在财政上,法庭也开始接受社会的赞助,而不再仅仅依靠国际奥委会。这些改变有效地加强了这个体育仲裁机构的独立性,使之有可能在国际体育界树立自己的权威。

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和1998年长野冬奥会上,仲裁法庭成功地处理了布罗曼坦案和罗斯案,并在处理这两个案件时推翻了国际奥委会医学委员会的处罚决定,维护了运动员的权益。这两个案件堪称国际体育仲裁法庭的代表作。

鉴于上述先例,俄解禁的28名运动员中的15名尚有代表俄罗斯参加平昌冬奥会的可能。

链接:http://www.legalweekly.cn/article_show.jsp?f_article_id=15497


附件【法治周末官网-解禁的俄运动员能否搭上冬奥末班车.pdf已下载
关闭窗口
中国 沈阳 辽宁大学转型国家经济政治研究中心 2016 版权所有
Copyright Research Center for the Economies and Politics of Transitional Countries (RCEPTC),Liaoning University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沈阳市沈北新区道义南大街58号 邮编:110136 电话:0086-24-62602445 传真:0086-24-62602447 邮箱:rceptc@lnu.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