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基地简介研究队伍学术成果学术交流人才培养出版刊物资料信息
当前位置: 首页>>媒体评论>>正文
中心崔铮博士在法治周末上发表时评:《俄美陷入“冤冤相报”的恶性循环》
2017-09-08 10:16  

8月31日,在俄罗斯新任驻美大使阿纳托利·安东诺夫抵达美国一小时前,美国国务院发表声明,要求俄罗斯在9月2日前关闭其驻旧金山总领事馆及位于华盛顿和纽约的两处建筑,以此作为对莫斯科7月28日要求美国驻俄使团人员缩减755人的回应。

不同于之前俄罗斯给出美方一个月的时间来裁减驻俄外交机构的工作人员,此次华盛顿仅给出俄方两天的时间关闭领馆。美情报部门甚至打算在9月2日当天搜查俄驻旧金山总领馆,将拥有外交豁免权的俄外交官和随行家属“撵到屋外”。

起始于去年12月底的俄美两国相互制裁与外交驱逐已经来来回回进行了五个回合,导致处于谷底的两国关系的改善甚至正常化失去了基本的回旋空间,陷入了“冤冤相报”的恶性循环。

 

“通俄”调查的无果与后果

 

此次美国作出的新一轮对俄外交驱逐,应视为2016年12月底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签发的以“俄罗斯涉嫌干预美国总统大选”为由,驱逐35名俄罗斯驻美外交人员,同时禁止俄方使用位于华盛顿和纽约郊区的多所度假屋制裁令的延续。

今年7月,普特二人在G20峰会上两个多小时的闭门会谈,以及峰会晚宴上特朗普违反总统工作原则与普京一个多小时的私聊,在美国国内引起了巨大的争议。特朗普与美国宿敌之间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伴随着“通俄门”调查的持续,一直遭到本国建制派力量和媒体的强烈批评与深究不放。

“通俄门”事件发展至今,美国民众与精英的反俄情绪愈发严重与明显。当福克斯新闻向美国公民提出“哪个国家对自己的祖国持敌视态度”这个问题时,64%的美国人将俄罗斯视为美国的敌人,仅位列朝鲜、伊朗和叙利亚之后。

刚刚卸任的俄驻美大使谢尔盖·基斯利亚克被美国媒体形容为“俄政府在华盛顿部署的头号间谍与间谍招募者”。美媒表示,自2008年就任驻美大使以来,基斯利亚克一直游走在美国政府、民间组织、智库等各机构间,尽管作风低调,但他已悄然无声地在美国培育出了强大的人脉网络。

当前,俄罗斯在一定程度上介入并操纵了美国的总统大选已成为美国社会各界的多数共识,特朗普任何改善对俄关系的举动(甚至是想法)都会被视为通俄的证据,将危害美国的国家利益。7月,美国参众两院高票数通过了将对俄罗斯经济造成严重打击的制裁法案,其中限制特朗普解除对俄制裁权力的条款尤为引人瞩目。新法案的通过,标志着由特朗普所在的共和党控制的美国国会,第一次在重大政策问题上向特朗普施加自己的意志。该法案将会对未来俄美关系及特朗普行使权力产生长期影响。

乔治·华盛顿大学近期开展的社会调查显示,71%的人认为特朗普的行为不是总统所应有的,27%的人对此持不同看法。乔治·华盛顿大学在新闻公告中援引该校教授迈克尔·康菲尔德的话称:“美国人对特朗普总统的反对之情恐怕高于认同。如果说当前美国国内有什么类似共识的情绪,应该算是特朗普的言行与其职位不符这种看法。”

为了扭转执政半年来仅仅36%的民意支持率,特朗普在国家安全团队提供的多个选项中,亲自作出了关闭俄驻旧金山总领馆的决定。美国参议院前外交政策顾问吉姆·贾特拉斯接受采访时表示,共和党人和民主党人的联合施压,以及媒体的不断攻击迫使特朗普公开支持他长期以来表示反对的政策,美国关闭俄领馆的做法证明特朗普失去了对美国外交政策的影响力。

 

俄罗斯的微妙态度

 

在美国宣布最新外交驱逐令的前一天,俄罗斯克里姆林宫发言人佩斯科夫证实,克林姆林宫新闻办公室收到过美国总统特朗普律师科恩请求帮助在莫斯科房地产交易的邮件,但新闻办公室并没有对其作任何回复,也没有将该邮件转呈给俄总统普京。

作为特朗普竞选团队前副总裁的科恩,是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调查特朗普“通俄门”的关键人物之一。科恩的邮件是迄今为止特朗普团队成员与普京政府高级官员进行的最直接的互动,意味着特朗普团队成员直接寻求克里姆林宫的帮助,以推动特朗普的商业利益。

相比之前克林姆林宫对俄官方干预美国大选和介入特朗普个人事务的坚决否认态度,虽然此次俄发言人的表态并未和之前的表述相矛盾,但足以让麻烦缠身的特朗普头疼。也许,特朗普又将对身边重臣再一次进行切割。

克林姆林宫态度的微妙变化反映出俄方对特朗普从错误过高期许到认清现实的心态回归。英国《金融时报》引述美国国家利益中心主席西米斯的话说,莫斯科肯定已经为迎接类似的行动做好了准备。“(美国这一举措)凸显了两国关系既坏又危险。双方相互不信任水平如此之高,让人想起了冷战。”

俄国家杜马(议会下院)国际事务委员会主席斯卢茨基称:“美方要求俄关闭这一总领馆并不是对等行为,这将使双方的外交战升级。”英国《卫报》援引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莫斯科办公室主任特雷宁的预测称,新一轮的循环报复“不会就此止步”,“新的美俄外交冲突即将发生”。

不同于俄罗斯的超级总统制赋予总统的极大权力,美国立法、司法、行政三权分立、相互制衡的政治体制及媒体监督机制对国家元首具有很强的约束和纠偏能力。尤其在美国国内建制派和反建制派精英分裂,以及参众两院面对俄罗斯同仇敌忾的背景之下,无论是美国制度的设计,还是特朗普的自保需求,都注定特朗普即使有意改善美俄关系,也只能是有心无力,搞不好甚至会殃及自身。

历史上,俄美关系改善的主动权几乎不被俄罗斯掌握。俄外长拉夫罗夫曾表示,对于俄美关系到底能走多远,完全取决于美国。在特朗普任期内,俄美之间存在多年的结构性矛盾愈加复杂,美国国内政治力量的博弈结果才是俄美关系发展的决定性变量。

俄罗斯总统普京8月21日签署命令,任命阿纳托利·安东诺夫为俄罗斯新任驻美国大使以及俄罗斯常驻美洲国家组织观察员。安东诺夫在俄外交部和国防部工作多年,长期对西方持强硬立场,被冠以“强硬派”名号。

2015年,乌克兰危机升级时期,欧盟与加拿大宣布追加对俄罗斯的制裁,安东诺夫是19位俄高官资产被冻结者之一。在俄美关系短期内回转无望的背景下,替换因“通俄门”调查备受指责的基斯利亚克,无疑是彰显莫斯科态度的最佳决定。

 

俄罗斯的算盘

 

2016年的《俄罗斯联邦对外政策构想》特别强调俄美对全球战略稳定和国际安全负有特殊的责任。俄罗斯一直想维持其冷战期间和美国平起平坐的地位。按照卡内基莫斯科中心主任特列宁的说法,“俄罗斯在叙利亚的行为,不是为了叙利亚,也不是为了中东,而是为了展示大国的力量,赢得(美国的)尊重”。

然而,无论是在整个欧洲还是全球的构想中,美国都不会也不可能给出让俄罗斯感到尊严的位置,俄罗斯也不会像西方所期待的那样成为其附属。尤其是当前俄罗斯国内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盛行,普京总统本人的民族主义和保守主义理念,以及其对沙俄帝国时期领袖人物的推崇,已引起了俄邻国的恐慌和西方世界的警觉。

在俄罗斯国内,疑美、反美的情绪非常强烈。据“列瓦达中心”的民调结果显示,2017年,有69%的受访者认为,华盛顿极具攻击性,是莫斯科的敌人。在应对美国国会制裁法案问题上,俄罗斯政府各级官员及作为整体的俄罗斯官僚阶层所表现出的同仇敌忾,显然是一种与美国反俄主义共生的俄罗斯反美主义情绪化的表征。

俄美相互制裁的升级有利于克里姆林宫布局2018年的总统大选,普京当局完全可以再次祭出外敌牌最大限度地动员爱国主义选民。在调整经济结构短期内无法实现,以及克里米亚“回归”和叙利亚局势发展所带来的正面效应正在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有所消退的情况下,用情绪化的表达和更多具有象征意义的反制行动可以轻易在国内政治中获得更多的支持。

 

俄美关系的未来

 

前任美国驻俄大使和副国务卿,现任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主席的伯恩斯对俄美关系的表述具有一定的代表性。他认为:“现实是,在可预见的未来,我们和俄罗斯的关系是竞争性质的,(甚至)经常是对抗性质的。其核心是,对世界的前景和各自国家在这个世界的角色,美俄的看法完全不同。”

在竞选期间和上台后,特朗普一直在批评奥巴马的政策。但是,特朗普上台后,需要考虑共和党的立场、美国民众的态度,美国国家的利益。美国能否放弃乌克兰,承认俄罗斯在原苏联地区的独占的影响力和排他的控制权,美国能否放弃北约和欧洲,美国能否放弃欧洲反导系统,美国能否承认叙利亚阿萨德政府的合法性,答案都是否定的。奥巴马和普京的对抗,不是他们两个人私人利益之间的对抗,而是两个国家间利益的对抗。作为总统,特朗普和奥巴马面临的问题相同的。

当前,打击“伊斯兰国”和“基地”相关组织的联合反恐行动,是俄美两国最有可能合作的领域。然而,美国军方和情报机构反对与俄罗斯共享情报和采取共同军事行动。叙利亚反政府武装是不是恐怖主义组织,情报的交换和战争的策划如何进行,进行到何种程度,会不会造成情报泄密,如何处置阿萨德政府,这些都是横亘在俄美两国面前不能回避且难以达成共识的问题。

作为全球军力排行榜前两位的国家,相互间你来我往的拳脚较量并不以致对方死地为目的,双方都保留有余地。白宫发言人桑德斯在8月31日举行的记者会上表示,美俄的外交驱逐战“不算冷战”。她同时强调,一方面希望制止美俄关系恶化并改善双边关系,另一方面美方也要保证最有利于美国的决定。

俄美关系缓和的失败让莫斯科和华盛顿都更加看清了对方,也看清了自己。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俄罗斯会致力于重塑自己的战略定力。对于美国来说,如何能尽早弥合精英间、社会和大众的分裂也许是他们更加关心的问题。

 

关闭窗口
中国 沈阳 辽宁大学转型国家经济政治研究中心 2016 版权所有
Copyright Research Center for the Economies and Politics of Transitional Countries (RCEPTC),Liaoning University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沈阳市沈北新区道义南大街58号 邮编:110136 电话:0086-24-62602445 传真:0086-24-62602447 邮箱:rceptc@lnu.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