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基地简介研究队伍学术成果学术交流人才培养出版刊物资料信息
当前位置: 首页>>基地动态>>正文
乌克兰媒体对俄罗斯2018年总统大选的评论
2017-12-23 16:29  

2018年俄罗斯总统大选专题评论

作者:曲文轶 转型国家经济政治研究中心专职研究员

乌克兰与俄罗斯的历史和文化渊源颇深,但自苏联解体各自独立后两国就龌龊不断。20143月普京签署并入克里米亚的法令后,乌克兰与俄罗斯就处于敌对状态,后因乌克兰东部地区的冲突两国的关系进一步恶化。作为最为敌对俄罗斯的国家之一,乌克兰自然对俄罗斯的国内外动向高度关注,特别是媒体,对俄罗斯2018年大选及其相关话题的报道可谓是事无巨细、连篇累牍。

乌克兰独立新闻通讯社(УНИАН)成立于1993年,最初是由乌克兰记者协会和律师协会发起创建,总部位于乌克兰首都基辅。该通讯社拥有多家电视台、纸媒和新媒体,尤其善用互联网传播信息,在乌克兰舆情市场上享有广泛的影响力。这里以乌克兰独立新闻通讯社(УНИАН)自普京宣布参选以来发表的报道为例来梳理乌克兰人对于俄罗斯大选的评论和看法。

提高投票率和支持率的手段

乌克兰媒体对于俄罗斯2018年大选十分关注,相关消息几乎都会在第一时间进行报道。自从普京宣布参选后,乌克兰媒体将很大篇幅放在克里姆林宫如何提高投票率的报道上。

1211УНИАН以“克里姆林宫下令将普京重新参选定为节日”为题对俄罗斯总统大选的筹备工作进行了报道。报道称,克里姆林宫向地方提出了任务,要将2018318日的总统选举变为节日。据接近总统办公厅的消息源透露,联邦中央认为,将选举转变为节日有助于提高投票率,为此,需要在投票日那天在投票点创造出节日气氛。尽管并未就如何在投票点布置出节日气氛向地方下达具体的指令,但思路是清楚的:“这可以是文化的、体育的措施,或者是展览会”。报道称,目前在俄罗斯已经可以明显地看到节日的样子。

政治学家Андрей Колядин指出,把投票日设为节日在苏维埃时代就曾实行过。良好的心情有助于提高投票率,节日的外观也创造了良好的氛围,会影响到人的自我感受,进而“他们能心情愉悦地行使自己的公民义务。” 政治学家Николай Миронов认为,地方在自己的投票点通常采用的是某种“娱乐”的形式,但是,如果这次是克里姆林宫下达的任务,那就意味着将给节日定下基调:“节日应该是特别明亮的。”

1212日发表了题为“俄罗斯出现了有普京肖像的‘爱国’圣诞树” 的报道。据称,在后贝加尔边区的政府大厦里装饰有“爱国圣诞树”,树上除了一些玩具还悬挂了一些小船,船上有俄罗斯官员的形象。报道称,在新年圣诞树上,特别出现了总统普京以及州长等官员的形象。政府大楼对此的解释是,“悬挂官员”的决定只不过是与“良好的和明亮的节日”有关。报道还称,在俄罗斯出售的新年装饰中,还有坦克和战斗人员的形象。

1213日发布的报道称,克里姆林宫将采用信息技术以提高投票率。报道首先详细介绍了俄罗斯调查机构的民调数据,包括表示将要参加2018年大选投票的数据,以及对于各位竞选人的支持率,然后援引列瓦达主任Лев Гудков的观点指出,实际投票率通常会低于所宣称的,而12月份宣称自己将前往投票点投票的数据为52-54%。报道指出,低投票率令克里姆林宫感到担忧,因为投票率低会使得普京的得票率极端的高。总统办公厅从政治分析家那里听取了如何提高投票率的建议,因此,此次大选“将采用动员技术”,“通过开展信息分析工作”来提高投票率。

1218日的报道称,最早由Znak.com揭露,有人借助于社交媒体上的账户来为普京及其记者招待会做宣传。这些账户上发布的所有信息的内容都是相似的,都有普京的形象和1214日记者招待会的信息。报道还详细披露了一个例子:在一个名叫柳德米拉的妇女的网页上至少发布了两条具有同样内容的信息,而在这之后网页上写到,该妇女死于2013年。

此外,几乎每条有关俄罗斯大选的报道,УНИАН都要提及俄罗斯总统大选日期的确定与克里米亚的关系。例如1215日对于俄罗斯中央选举委员会宣布总统竞选活动正式开始进行了报道,末了在结尾处写到:“过去(俄罗斯总统)选举在三月初举行,但是去年把投票日往后推迟了两周,调整到了318日,即签署吞并克里米亚的法令的日子。”

其他候选人和政治竞争者

乌克兰媒体有关俄罗斯大选的报道中,除了关注普京的言行,对于其他宣布竞选的候选人以及政治竞争者也多有涉猎。

1213日以“克里米亚是乌克兰的:联邦安全局没有在索布恰克的话语中找到煽动分离主义的证据”为题报道了索布恰克的信息。“从国际法的角度看,克里米亚是乌克兰的。”这是克塞尼亚·索布恰克在提出参选时发出的“响亮声明”。这一表述引起了克里姆林宫和议员们的关注。总统新闻发言人佩斯科夫(Дмитрий Песков)针对索布恰克的话回应称:“即使从国际法的角度看,(索布恰克的话)在形式和实质上都是不正确的。”自民党主席日里诺夫斯基呼吁对索布恰克发起刑事案件调查。议员巴科洛斯卡娅(Наталья Поклонская)指责索布恰克“不尊重人民和自己的祖国”。

俄罗斯联邦安全局的工作人员为此发起了调查,调查持续了一个多月,但联邦安全局并未对外正式公布调查结果。报道援引BBC的消息称,调查局的工作人员对索布恰克的表态进行了语句分析,结果认为,她的话语并未包含煽动破坏俄罗斯领土完整的信息。

1214УНИАН除了发表题为“克里姆林宫宣称,能够在选举中对普京构成挑战的‘竞争者’尚未成熟”的消息,还详细报道了普京在年终记者招待会上就反对派和政治竞争发表的观点。报道称,在被问到俄罗斯国内为何没有政治反对派时,普京答曰:“简单说,我自己不应培养竞争者。”但同时,普京也说应该有竞争者:“我们的政治和经济应该是有竞争性的。当然,过去、现在和未来都非常想促进实现这一点,使我们有平衡的政治体系,而如果没有政治竞争就不可能实现。”普京还表示,在俄罗斯“几乎没有喧嚣的和有影响力的反对派”,“他们实际上没有构成对于现政权的实际竞争”,并认为这是“最近几十年在俄罗斯形成的一大特色。”

1215日的报道则特别关注到普京在记者招待会上在谈及反对派纳瓦尔尼时并未称呼其名,而是将其与格鲁吉亚前总统萨卡斯维利相提并论,并保证将不会允许俄罗斯发生政变。

1215日也是俄罗斯中央选举委员会确认的正式开始总统竞选活动的日子。报道援引中央选举委员会主席的说法,称这次表达竞选意愿的“至少有23人”。按照俄罗斯选举法规定,党的候选人应该筹集10万签名,独立候选人要征集30万签名。普京应在一个半月内征集到足够的签名。

年度记者招待会与“普京的平行事实”

1214日在莫斯科举行了普京的年度记者招待会。乌克兰媒体对此投入了极大的关注,在第一时间做了大量报道。当天УНИАН发表了Татьяна Урбанская的署名文章:《符拉基米尔·普京的平行事实》(Параллельная реальность Владимира Путина)。 文章开篇写到:“1214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召集记者参加了第13次年度记者招待会,为的是发布自己实施永久统治的计划。大多数新闻记者并未让克里姆林宫主人失望:提出正确的问题,得到正确的回答——关于经济增长、高科技发展、改善社会的必要性、提高劳动生产率与俄国人的收入、强大的军队,在国际舞台上的影响力等等”。然后,作者将普京在记者会上就相关问题的回答一一做了列举,包括兴奋剂事件、俄罗斯被美国列入与伊朗和北朝鲜并列的制裁国家名单、妨碍美国和西方国家选举、波兰坠机事件,以及乌克兰危机等等。作者指出,这些“按照俄罗斯总统的版本”描述的事实是“不合逻辑的”。作者指出,普京及其选民所持守的“平行事实”是不合逻辑的,但是宣传和灌输使得俄罗斯人无法分辨出事实。

1215УНИАН发表了康德拉坚科(Николай Кондратенко)的评论文章《普京的讲话》(выступление Путина )。作者开篇指出,14日的普京记者招待会是在其18年的统治生涯里的第13次记者会,然后就以戏虐的口吻对普京的长期统治进行了嘲讽:“只要想想,在俄罗斯,已经成长起来整整一代人,却不知道有其他的沙皇!”“我能够部分地理解我们的读者——我们未必能等到自己的总统召开年终记者会,就只能去嘲笑自己的邻居。”Кондратенко认为,在这次记者会上,“莫斯科沙皇没有宣布任何新消息”,所讲的都是陈词滥调:阴险的西方总是企图把俄罗斯变成殖民地、俄罗斯和乌克兰是“一个民族”、顿巴斯没有一个俄罗斯军人、叙利亚被拯救了、以后将由他们自己来决定了、经济不错,等等。

还有一则报道讲述了УНИАН 新闻社的记者琴巴柳科(Роман Цимбалюк)在普京记者会上的遭遇。琴巴柳科认为普京关于顿巴斯冲突的看法是不可理喻的,因此在获得提问机会后直接问普京:“如果您还能赢得选举,您可能还将继续持有这种荒谬的关于顿巴斯和维和人员的立场⋯⋯事实上,您的人,在那里解决问题的那些人,他们正在屠杀顿巴斯居民⋯⋯”但他的问题在大厅里引发了愤慨。琴巴柳科在自己的脸书上发表了评论:“昨天向我发出嘘声和尖叫,并高喊‘挑衅’,当我向普京提问关于他的人在被占领的顿巴斯地区实施大屠杀时。”琴巴柳科认为,这是因为俄国人不想承认自己犯罪这一事实。“这样会轻松些,并且可以没完没了地询问关于牛奶和鱼的产量,甚至为‘我们的幸福童年’而感谢普京。”

兴奋剂事件与俄罗斯的反应

俄罗斯的兴奋剂和冬奥会被禁赛事件也占据了乌克兰媒体相当多的版面。就在普京宣布参选的当天,126УНИАН发表的列文斯坦(Игорь Левенштейн)的文章称,当年俄罗斯在索契冬奥会上取得了奖牌榜排名第一的巨大胜利,而在上一届2010届温哥华奥运会上俄罗斯甚至都没有进入前十名。当得知兴奋剂实验室造假时,世界运动组织的官员“反应十分强烈”。奥委会决定剥夺2014年俄罗斯的11块奖牌,俄罗斯奖牌总数从第一掉到了第六,并决定不允许俄罗斯工作人员进入平昌奥运会,但是允许个人运动员参加。在奥林匹克运动的历史上,首次认定在2014年索契冬奥会上俄罗斯以国家体制的形式系统地组织了为运动员服用兴奋剂。正如所料,奥委会的禁赛决议引起了俄罗斯的极大不满。

体操运动员斯韦特兰纳·霍尔金娜,两次奥林匹克冠军和国家杜马议员,指出,强大的俄罗斯是不能被打倒的,因为她拥有军队、核武器和伟大的人民。作者对霍尔金娜的表态进行了评论:“怎样把核武器和冰滑跳跃联系起来,而理解军队和花样滑冰的关联也是困难的。况且,奥委会的任务并非要摧毁伟大的强国,而只是惩罚‘史无前例地破坏奥林匹克运动的声誉’(奥委会主席Томас Бах的原话)” 由此,作者得出的结论是:“众所周知的是,理智是无法理解俄罗斯的,因此我们也不必吃惊。”议员米罗诺夫(Виталий Милонов)号召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和金砖国家(巴西、印度、中国和南非)团结起来抵制2018年冬奥会。在一些俄罗斯媒体上开始讨伐这一耻辱的罪魁祸首——俄罗斯副总理穆特科(Виталия Мутко),他是索契冬奥会时的体育部长。作者指出,穆特科的罪过不在于组织了兴奋剂计划,而在于他没有在国际舞台上捍卫国家的利益。

文章称,关于俄罗斯被禁赛,俄罗斯及其同情者会认为是幕后行动,为的是羞辱伟大高尚的国家。但事实是,俄罗斯失去了文明共同体的信任,并认为,“一切正是源于索契奥运会期间,那时俄罗斯运动员借助于兴奋剂获取奖牌,而俄罗斯军队匿名占领了克里米亚。 然后是顿巴斯,然后普京公开承认,克里米亚的小绿人就是俄罗斯军人,然后是击落波音飞机以及杀戮。”作者认为,奥运禁赛“这不仅仅是捍卫体育纪律的行动。这是对于俄罗斯的声誉、自尊以及增强的“伟大”感的最严重打击。”

1214日针对普京在记者会上的发言,УНИАН再次对俄罗斯兴奋剂事件作出评论。报道称普京正式对禁赛一事进行了回应,“但俄罗斯总统没有说,哪怕是承认,俄罗斯运动员毕竟服用了兴奋剂”。其他国家也有因兴奋剂问题被禁赛的,但却不是“出于政治阴谋”,“只有俄罗斯受到了伤害。”

15日发表了题为“世界反兴奋剂组织对于普京有关‘恐吓’的答复”。普京在记者招待会上声称,世界反兴奋剂组织(WADA)和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МОК)“从早到晚承受着压力和恐吓”;俄罗斯运动员的兴奋剂丑闻在俄罗斯大选前发展,背后有政治背景; WADA和莫斯科反兴奋剂实验室的前负责人罗德钦科夫(Григорий Родченков)都是在美国中央情报局的控制下工作。报道称,世界反兴奋剂组织针对普京的发言进行了回应,强调该组织通过的决议是客观的:“WADA是透明和中立的组织,由理事会作出决策,其构成包括50%的运动员代表和50%的国家代表,并且每年召开两次公开会议。”

顿巴斯克里米亚经济制裁

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后,乌克兰与俄罗斯的关系总体上处于敌对状态。普京宣布参选后,乌克兰媒体对于俄罗斯的报道更多关注到两国的争议问题,尤其是在普京的年度记者会前后,更是长篇累牍报道了来自美欧对于俄罗斯的强硬态度。

12 13日,也就是预定的普京年度记者招待会的前一天,УНИАН报道了欧盟关于延长对俄经济制裁的会议:“在欧盟峰会上,德国总理默克尔和法国总理马克龙报告了顿巴斯冲突各方执行明斯克协议的情况,目的在于采取进一步延长经济制裁的决议。”

同一天,УНИАН还发表了题为 “对俄罗斯的制裁不会取消,如果乌克兰的领土完整不能得到恢复”的报道。报道引述了美国国务卿蒂勒森的讲话,称尽管美国会在叙利亚问题上与莫斯科合作,但对于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则不可能袖手旁观。“并且这(指的是俄罗斯侵入乌克兰)是美国和欧盟采取的针对俄罗斯的严厉制裁的基础。而且这些措施不可能改变,如果俄罗斯不结束对乌克兰的入侵并且乌克兰的领土完整得不到恢复。”蒂勒森在讲话中说,当下与俄罗斯合作是为了签署协议以便向乌克兰东部地区派遣维和部队,因为“我们现在的优先事项是结束暴力”,但这不意味着美国会对克里米亚问题弃之不管。“我们将回到克里米亚问题上⋯⋯在将来的某个时刻,但现在我们应该停止乌克兰东部地区的暴力。”

1214日,普京召开年度记者招待会的当天,УНИАН再次以蒂勒森的原话“普京不仅是选择了冲突中的一方,而是侵入了乌克兰”为题发布了报道。据报道,美国国务卿在大西洋理事会论坛上发言时强调,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入侵是不可接受的。报道援引蒂勒森的讲话称,当蒂勒森刚刚就职美国国务卿时,在第一次与普京会面时,普京就提出要恢复谈判。考虑到在顿巴斯停火是最紧迫的任务,蒂勒森就指派了大使沃克(Курт Волкер)来处理这一问题。但蒂勒森表示,这不意味着克里米亚问题退出了议事日程。“我们将回到克里米亚问题上。我知道普京清楚地表示这一问题不可谈判,但是随时时间推移这一问题会出现的。”“众所周知,我们需要继续对抗俄罗斯的混合敌对行动。在我们的选举中我们感受到了这一点,并且也得到了关于其他国家的消息,他们也感受到了。我不能明白,为什么俄罗斯认为,损害其他国家自由和公正的选举会符合他们的利益。你们想要什么?我不明白这一点并且任何人都无法回答这一问题。但是,我们清楚地声明,我们看到了这一切并且这一切应该停止。”

1215УНИАН的报道称,普京在记者招待会上就乌克兰东部被占领地区派驻维和部队一事表示,自己对此并不反对,但基辅应该与武装人员进行谈判。对于这一表态的原因,УНИАН援引俄罗斯政治学者的观点进行了分析:“普京那里已经没有继续战斗的资源——既无意识形态的,也无政治的、金融的,甚至是军事资源。”“他能做的只是操纵,他现在做的也正是操纵。的确存在与美国的某种幕后交易。但遗憾的是,美国非常清楚,对付普京而言,就像对付金正恩一样,谈判是无意义的,应该施加足够严厉的压力。”报道还特别提及,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了2018年国防预算,其中3.5亿美元用于支持乌克兰;美欧对俄的新制裁同样也是强有力的影响工具;加拿大把乌克兰列入了出口武器国家名单,这也可以看成是对克里姆林宫的警告。

1216УНИАН发表了题为“普京正在努力从顿巴斯逐渐撤出”的报道。报道援引了前美国驻乌克兰大使泰勒(Уильям Тейлор)的观点,俄罗斯政府准备逐渐撤出顿巴斯,因为已经不值得付出多余的努力。“我认为,他们因进入顿巴斯得到的好处已经大大低于预期,而采取这一步骤的代价却足够高昂。克里姆林宫未曾想到,美国和欧洲会维持这么长时间的制裁”。按照泰勒的观点,制裁打击了俄罗斯经济,使得克里米亚和顿巴斯成为俄罗斯的“代价昂贵的满足”。“所有这些代价明显超出了好处,这为谈判开辟了空间。所以我认为并期望,俄国人无论如何会考虑逐渐从顿巴斯撤出这一方案。”泰勒称,这一想法还在去年夏天就曾在普京的小圈子里讨论过,因为“留在顿巴斯不是个好主意”。

综上,乌克兰对俄罗斯2018年大选倾注了很大精力去报道,这其实也不难理解,因为俄罗斯国内政治,尤其是普京是否连任,会影响到俄罗斯对乌克兰的政策进而乌克兰的国家利益。同时,也不出所料,乌克兰媒体更多是从消极角度报道相关事宜,例如,克里姆林宫处心积虑抬高投票率的举措、普京治下的俄罗斯缺少政治竞争、俄罗斯强硬的对外政策和高涨的民族主义,以及西方国家对于乌克兰的支持和对于俄罗斯的制裁与对抗等。

 

2017/12/23

 


关闭窗口
中国 沈阳 辽宁大学转型国家经济政治研究中心 2016 版权所有
Copyright Research Center for the Economies and Politics of Transitional Countries (RCEPTC),Liaoning University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沈阳市沈北新区道义南大街58号 邮编:110136 电话:0086-24-62602445 传真:0086-24-62602447 邮箱:rceptc@lnu.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