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基地简介研究队伍学术成果学术交流人才培养出版刊物资料信息
当前位置: 首页>>基地动态>>正文
日本媒体和智库对俄罗斯大选的评论
2017-12-18 19:37  

2018年俄罗斯总统大选专题评论

作者:崔 岩 转型国家经济政治研究中心专职研究员

2017126日,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宣布参加2018年总统大选,在俄罗斯国内和以及国际上都引起了一定的反响。日本作为俄罗斯的邻国,俄国内政治格局的变化及其未来走向,应该说对日俄关系具有极为重要的影响,尽管如此,相对其它国家而言,普京宣布参选决定本身,并没有在日本引起太大的反响。当然,日本媒体和研究机构是从更宽阔和长远的视角对俄罗斯政治格局的未来变化给予了极大的关注并展开了研究。

一、日本对俄罗斯下届总统选举动态的跟踪

在普京正式宣布参选下一届总统之前,一些俄政治家及公众人物已经表示参加竞选的意愿,对此,日本媒体就给予了关注和报道。对在俄罗斯政界较有影响的亚博卢党创始人之一亚夫林斯基,俄共领袖久加诺夫,自民党主席日里诺夫斯基,美女主播、真人秀节目制片人克塞尼亚·索布恰克等人的参选意向或决定,都从不同角度给予了报道和评论。如对有一定社会影响、身份独特的克塞尼亚·索布恰克的参选决定,就从较为独特的角度给予了报道,以此揭示和评论俄罗斯总统选举的特殊性。索布恰克是俄罗斯著名的美女主持人,后来转向电视节目制作,成为著名的真人秀节目制片人,其父亲是普京进入政坛的指导者和上司,正是在索布恰克父亲的带领下普京才一步步在政坛上崛起。但是,索布恰克加入政界并不是得到普京的帮助,相反她恰恰是作为现行体制的反对派而知名,索布恰克极力批判普京被选为总统后走上了权威主义的道路。索布恰克在自己网页上的视频中说:普京最初成为总统恰好在我18岁的时候,以后每次总统选举候选人总是同样的面孔。我对他的一切都是反对的。

对于克塞尼亚·索布恰克参选的意义,日本媒体也给予了正反两个方面的报道。如日本共同社报道了“全俄舆论调查中心”关于索布恰克的调查结果,有57%的受访者认为索布恰克的参选只是“为宣传自己”,只有4%的回答认为她是“为了成为总统”。对于其知名度,有60%的人表示“非常了解”,38%的人表示“听说过”。而对她的评价则是“否定”的比例占64%,“肯定”的只有20%。对其是否具有未来的政治潜力,只有6%的人看好,而69%的回答是“没有”。显然,对于这样一个公众人物,其参选与否是不能影响到新一届俄罗斯总统选举的格局和结果的,但是日本媒体也转述了俄政治界和媒体的观点,认为现政权极为担心选民对政治及选举的低关心度,出现一位女候选人对提高选民的关注度进而提升总统选举的正当性,是有积极意义的。

126日,普京总统宣布参加下一届总统候选,俄总统选举的力量格局和最终结果都已基本确定。尽管如此,日本媒体和关心俄罗斯政治的人士对于俄总统选举还是从西方政治的角度来评价俄罗斯的选举,认为是“有选举而无选战”。一些人士宣布参选和被确定为候选人,但是基本上没有人真正开展竞选活动,在电视和新闻广告中没有出现候选人竞选的场面。有媒体指出:美国总统选举延续近两年的选战时间有些过长了,但是俄罗斯总统选举临近几个月还没有什么动静,也是不正常的。

二、对普京长期执政的分析与评价

12月6日,普京在汽车企业工人集会演说时,正式对外宣布将作为2018年3月举行的俄罗斯总统选举的候选人,参加新一届总统选举。此前舆论调查已经表明,普京的支持率高达80%,并没有真正的对立候选人出现,现有的候选人都不能对他构成威胁。这一点,从普京在工人集会受到工人们热烈支持的场面也可见一斑。进入2017年之后,在很多的场合普京都被问及是否参加明年的总统选举,普京都没有给出明确的回答,但是舆论认为由于他拥有民众的高支持率,而且还没有找到合适的继承者,所以参选是必然的。

日本媒体和研究者从2012年以来的执政状况分析普京为什么今天能够保持较高的支持率和基本上铁定会当选的情况。HUFFPOST日本版著名评论人关根和弘、在线期刊《俄罗斯政治经济杂志》作者北野幸伯等人的评论是相关分析的代表。在2012年上届总统选举时,实际上普京受到了很大的阻力。在总统选举前进行的下院大选中尽管执政党统一俄罗斯获得了大选胜利,但是被指责存在选举作弊,俄罗斯各地都发生了抗议活动。接下来,当时任总理的普京当选总统后,当即宣布时任总统的梅德韦杰夫出任新政权的总理,这被认为是只有岗位轮替而没有推进任何变革的政治,受到了自由派选民的强烈反对,形成了一股怒潮,因此爆发了大规模的“反普京集会”。当选后普京的支持率只有50-60%,直到2014年3月之后,支持率才有了大幅度的提高,达到了70-80%的高水平,其重要契机是索契冬季奥运会的召开和并入克里米亚两大事件的发生。实际上,普京在俄罗斯获得的坚实的政治地位,可以追溯自2000年初次当选总统。当初的俄罗斯是由新兴的垄断资本集团实际控制,普京也是他们选择的代理人,但是普京当选总统后驱逐了被认为是附和西方势力的资本集团,推行了民族主义政策。在国际石油价格高涨等良好的外部经济环境下,实现了较长时期的高速经济增长。2012年普京再次当选时面对着国内外相对较差的环境条件,但是索契冬季奥运会和克里米亚事件却进一步推升了普京的政治地位。普京2012年再次成为总统之后,很快采取了对外强硬的政策,在叙利亚问题上与美国对立,在20143月宣布合并克里米亚,随后受到西方国家的经济制裁,原油价格暴跌,由此俄罗斯经济陷入了深刻的危机局面。索契冬季奥运会应该是提升国家形象的好机会,但是因为集体性的兴奋剂丑闻,受到了西方的诟病。俄罗斯尽管在国际社会上受到了极大的批评和孤立,国内也面临严峻的经济危机局面,但是普京的支持率并没有下降反而有大幅度的提高(合并克里米亚之后一直维持在80%),这是因为俄罗斯大部分的国民认为,普京强硬的对外政策,增强了俄罗斯的国际地位。虽然发生了经济困难,但是俄国民认为“不是因为普京导致了经济危机,而是由于罪恶的美国主导的经济制裁,使得我们遭受经济困难。”

普京的大国对外政策还表现在叙利亚问题和朝核问题上面。在处于内战状态的叙利亚,国际社会怀疑阿萨德政权支持使用化学武器,但俄罗斯却通过巧妙的交涉阻止了美国对阿萨德的攻击,并直接参与了叙利亚政府对反对势力的打击。朝鲜近年来加紧了核武器和导弹试验,与其关系最为密切的中国在解决朝核问题中虽然积极努力倡导半岛无核化的主张,但是却表现了“无力”的状态,而俄罗斯却被认为是朝鲜实现有核国家目标的“后盾”。尽管实际情况未必像日本媒体所渲染的那样,但是俄罗斯确实在解决朝核问题上积极斡旋,力争发挥更加重要的作用,以彰显其大国地位和在东北亚地区获得更大的战略利益和经济利益。

对于俄罗斯总统大选的分析预测,日本评论家认为其焦点早已不是是否会当选,而是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是获得怎样的胜选;二是谁将被指定为总理候选人;三是谁将在普京的下届总统任期内被选为接班人。

首先,关于将会获得怎样的胜选的问题。普京已经参加了三次俄总统大选,都以较明显的优势获胜取得了总统的地位,但是每次大选普京都没有获得超半数的绝对得票率。来年的总统选举,预计会有10人以上的候选人,普京也会继续以较大的优势获胜,但是作为普京最后的一次选举,能否实现获得超过半数的绝对得票率这一目标,是普京能否圆满收官的关键。虽然普京的支持率高达60%,但是由于投票率低,所以绝对得票率取决于后者。如果投票率低于50%,那么选举结果将无效。因此,普京真正的敌人不是其对立的候选人,而是投票率,即民众对政治的关心度。

其次,由于执政党在下院占有超过三分之二的议席,所以普京新总统提名的总理候选人将会得到国会认可。俄媒体预测以下三人成为总理候选人的可能性最大:俄央行行长纳比乌林那、莫斯科市长索比亚宁、产业贸易部部长曼图洛夫。日本评论家认为国防部长绍伊古、 图拉州州长阿克列谢·久明的可能性也很大。

最后,究竟谁会成为普京下一届任期内选择的接班人,还非常的不明确,有很多预期的人选,但是海外媒体一致较为关注的是现任的图拉州州长阿克列谢·久明。该人出身于俄联邦保卫局,曾担任总统的贴身卫士。2015年晋升中将,并出任国防部副部长,在克里米亚行动中出任指挥官立下战功。此人在众多的未来的总统候选人中,缺乏政治能力,但是普京明显地在对此人进行重点培养。

三、来自智库的深度分析:俄体制的本质与日俄关系

在普京宣布参选下届总统两周后,日本国际问题研究最著名的国立研究智库——日本国际问题研究所发布了《国际问题》期刊,出版了特集“普京体制的现状与展望”(《国际问题》2017年12月,No667),该特集发表了五篇文章,分别从历史、政治、经济、国际关系(日俄关系)等几个方面分析了俄罗斯的现状和今后的走向。其中木村汎的文章“下届总统选举: 普京确定当选的理由”,从西方政治理念出发,对普京政权的统治术和政策进行了分析。认为当前俄国民正在遭受石油跌价、卢布贬值和制裁带来的经济苦难这一经济上的“三重苦”,但是普京仍然获得了国民的高度支持,有着多方面的原因,其中普京有效地施行的巧妙的“积极生存术”是首要原因。普京在2011年底曾经遭到过国民的反对,莫斯科等大城市发生了高喊“没有普京的俄罗斯”的抗议运动,普京当选总统后就对这一民众运动进行了打压。普京认为是外国势力操纵了国民,因此对其认为是国外势力代言人的国外非政府组织、民间非盈利组织等进行了严厉打压。之后,普京彻底贯彻了其“保守主义”路线,即主张尊重俄罗斯独特的民族、语言、文化、宗教等特色,拒绝欧美式的发展模式,反对全球化名义下的跨国文化潮流,倡导维持俄罗斯价值观的重要性。总之,从国家总体出发大力倡导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激发民众的爱国主义热情,是普京国家统治的核心。为激发国民的民族主义意识,一方面大力渲染外部势力的渗入使得俄罗斯已经面临亡国的边缘,同时果断地发动一些取得胜利的小规模战争,赢得国民的信任和支持。在宣传方面,普京严格控制媒体,对反对派大力压制。正是上述的有效的统治术,使得俄民众尽管生活水平下降、经济困难加重,仍然对普京大力支持。

堀内贤治的文章“俄罗斯的‘转向东方’与日俄经济合作的展望”一文,分析了普京2012年上台后实施的“转向东方”战略的战略目标和具体进展,以及在这一大背景下日俄关系的改变和日俄经济合作的未来发展。普京推出转向东方战略,既有在受到西方制裁的具体背景下谋求摆脱经济困境的目的,同时也存在着为提升国力寻求借助中国、日本以及亚太地区的经济发展活力,实现国家大发展的宏大目标这一更大的目的。中国、日本等东北亚国家与俄罗斯远东地区有着密切的经济关系,在资源、能源以及产业发展等方面有着重大的潜在互补关系。日中已经与俄罗斯展开了重要的经济合作,今后双边和多边的合作还有着巨大的潜力。

如何看待今天以及未来的俄罗斯,似乎不应局限在西方政治理念和意识形态上面,各个国家都会以自身的特点为基础形成独特的发展模式和体制。更重要的是要看到其取得的发展成绩和发展潜力。俄罗斯研究专家松浦敏广在谈及如何看待今天的俄罗斯以及今后日本与俄罗斯关系时,使用了中国三国志中的典故“吴下阿蒙”,认为普京治下的“强大的俄罗斯”尽管和当年叶利钦时代的俄国有些相似,但是它已经不是当年的“吴下阿蒙”,必须对其刮目相看。与强大的俄罗斯对抗,日本也必须强大起来。日本与俄罗斯存在着巨大的合作空间,通过合作可以相互增强力量。

2017/12/18

    


关闭窗口
中国 沈阳 辽宁大学转型国家经济政治研究中心 2016 版权所有
Copyright Research Center for the Economies and Politics of Transitional Countries (RCEPTC),Liaoning University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沈阳市沈北新区道义南大街58号 邮编:110136 电话:0086-24-62602445 传真:0086-24-62602447 邮箱:rceptc@lnu.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