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基地简介研究队伍学术成果学术交流人才培养出版刊物资料信息
当前位置: 首页>>基地动态>>正文
白俄罗斯媒体对普京参选总统的评论
2017-12-17 22:32  

2018年俄罗斯总统大选专题评论

作者:殷 红 转型国家经济政治研究中心专职研究员

 2017126日,俄罗斯现任总统普京正式宣布将参加于明年3月举行的俄罗斯总统大选。白俄罗斯是俄罗斯的联盟国家,也是五个欧亚经济联盟国家之一,可以说,是与俄罗斯关系最为紧密的原苏联国家。但白俄罗斯位于俄罗斯与欧盟的中间地带,是欧盟和北约东扩的潜在对象之一,白俄罗斯国内“向俄还是向欧”发展道路的分歧虽然不如乌克兰那么尖锐,但也是一直存在并影响其稳定与未来发展的重要因素;加上紧邻乌克兰、波兰、立陶宛和拉脱维亚,与俄罗斯及这些邻国的历史和现实关系错综复杂;来自乌克兰的反俄势力、白俄罗斯国内的反政府势力及西方政治势力在这里汇集,使得白俄罗斯境内的对俄态度极为复杂、难辨。

关于普京再次参选下一任俄罗斯总统大选,白俄罗斯主流媒体虽然都在第一时间对此作了报道,但并没有做过多的评论,包括1214日的普京年度媒体见面会,主流媒体也只是对普京有关欧亚经济联盟、乌克兰驻军、卡钦斯基专机失事及索布恰克参选等问题的回答进行了转述,并没有过多进行评论。

一、“第五个普京”的政策

应该说,普京宣布参加明年的总统大选在白俄罗斯是意料之中的事,但普京在其第四个任期内将采取什么样的政策却是个疑问。《我的白俄罗斯》网站(http://moyby.com1210日发表了署名Виталий Портников的文章“第五个普京”,指出,如果认为明年的俄罗斯总统选举是走形式,普京就是普京,不会有什么变化,那这种简单的分析是没有考虑到普京的政治简历,没有统计他执政17年间所发生的改变。普京执政的17年改变了俄罗斯,也改变了普京本人。事实上,普京不是同一个普京,至少存在“五个普京”,而这第五个普京正是今天我们所面对的这个普京。 

第一个普京是1999-2003年期间的普京。这个普京是作为叶利钦的继承者,被叶利钦的幕僚们所包围,在制定政策时受到制约,因而表现得极为小心翼翼。如果谁不幸成为其行动的牺牲品的话,那也不是他个人的意愿,而是家族共识的结果。这个普京的消失并不是其有意而为之,只是在“尤科斯”事件中、因霍多尔科夫斯基的被捕,叶利钦家族共识开始瓦解,之前的重要人物,如时任总理卡西亚诺夫和总统办公厅主任沃洛申开始退出舞台。

第二个普京出现在2003-2008年。这时他已经是一个敢作敢为的统治者了,其决策中体现的越来越多的是他个人的、而不是他人的意志。这个普京的力量和能力很大,独裁制度开始形成,而竞争与讨论彻底消失。这时的普京是所有重大国际事务中受人尊敬的参与者,是西方的伙伴。但是,2008年普京因为形式上不能修改宪法不得不离开总统的职位,将其职位移交给时任总理梅德韦杰夫。

接下来出现了2008-2012年间的第三个普京。梅德韦杰夫被许多人看作是“解冻”的希望,是摆脱独裁制度及实现俄罗斯民主化和现代化的希望。普京在任政府总理期间并未试图改变这一现状,虽然权力的杖柄始终握在他的手中,也不曾怀疑他将回到其总统的位置。

在普京与梅德韦杰夫重新换回职位之后,第四个普京开始出现,这就是“并入克里米亚和攻击乌克兰”、与西方发生争执及其权力进一步加强时期的普京,俄罗斯从独裁开始转向极权。

那么,第五个普京会是什么样呢?要回答这个问题,需要了解前四个普京的目的。第一个普京是学习执政,这个过程并不轻松,从名不经传到飞黄腾达不过是两年的光景;第二个普京是在权力的顶峰站稳脚跟;第三个普京忙于维护统治并有意无意地安排其继任者;第四个普京是复仇的普京,他要证明自己别无选择、也不可能有其他选择,尽管这让他在国际舞台上及俄罗斯国内都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那么,第五个普京需要的是挽回第四个普京所造成的负面影响。因此,第五个普京将是一个妥协的的普京,在国际、国内事务中都更注重妥协和协商。从俄罗斯被禁赛平昌冬奥会后普京表态允许俄运动员以中立身份参加奥运会,就可见一斑,这不是第四个普京的表态,而是第五个普京。而且,这一变化还将体现在普京处理乌克兰危机、叙利亚及朝鲜问题的态度上。对乌克兰,第五个普京可能更加危险,他会努力将乌克兰排除在协商之外,而与第三方达成乌克兰问题的解决方案,并恢复俄罗斯在乌克兰的影响力。而对于西方来说,与第五个普京协商起来会更加容易,而且在西方,赞成与俄罗斯进行协商的支持者也不在少数。

二、普京参选对白俄关系的影响

普京继续执政对白俄关系的影响自然成为白俄罗斯媒体关注的热点。白俄罗斯UDF网站(Unity Democracy Freedom128日就普京当选后的白俄关系发表了访谈。

白俄罗斯人民阵线党(БНФ是一个偏右翼政党,创建于1993年。其前身是人民阵线社会运动,形成于1988年,主张白俄罗斯独立、政治民主化及白俄罗斯语言和文化复兴。该党是“国际民主联盟”(IDU)成员,主张白俄罗斯加入欧盟和北约并为此进行民主化和市场化改革)副主席阿列克塞·亚努科维奇(Алексей Янукович)认为,白俄罗斯高层考虑到普京将执政到老,并据此已经在制定自己未来几年的政策。“我认为,对于当下的白俄罗斯高层来说,普京并不是一个受欢迎的伙伴,而且如果能有其他结果,那可能跟俄罗斯打交道会更容易、对白俄罗斯也更有利”。

政治学家瓦列里·卡尔巴列维奇(Валерий Карбалевич)认为,普京参选对所有人来说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因此,所有人包括卢卡申科都清楚,未来几年将不得不跟现任俄罗斯总统打交道。而普京在多大程度上符合白俄罗斯官方的诉求与希望呢?卡尔巴列维奇认为,“虽然不是全部,但60-70%取决于形势的发展。石油和天然气的价格是优惠的,明年甚至到2024年之前俄罗斯答应每年供给白俄罗斯2400万吨石油。俄罗斯也经常给白俄罗斯贷款,而且是不求归还的。但是,一旦发生什么冲突,那这些也是代价”。他还认为,“普京与卢卡申科的个人关系还有待改善,但政治逻辑迫使两个首脑放弃个人矛盾来维护既定路线,白俄关系保持现状对双方都有利,尽管不是百分之百。”

普京和卢卡申科的执政时间都超过勃列日涅夫,这么长的执政期限又将对两国关系和形势产生怎样的影响呢?卡尔巴列维奇认为,“具有一定的稳定性,他们对彼此及彼此的政策都适应了,因此,总统们长期执政是起到了巩固因素的作用。同时,尽人皆知的是,普京对卢卡申科再次任总统并不十分满意,每次在总统选举前白俄罗斯都在嘀咕:俄罗斯是支持卢卡申科还是不支持,普京试图说服卢卡申科不参加竞选,但没成功,那结果只能是和解。”

三、在冬奥会事件中坚定地支持普京与俄罗斯

近日与普京宣布参加总统竞选及其年度媒体见面会紧密联系的一个话题是,俄罗斯被禁止参加2018年的平昌冬奥会:一方面,普京宣称,俄罗斯被禁赛与明年的大选直接相关;另一方面,也有评论认为,普京宣布参加总统竞选的时间也与此相关。对此,白俄罗斯方面的反应堪称迅速而强烈。据白俄罗斯主流媒体《白俄罗斯消息网》(Новости Беларуси Белта)12月7日的报道,白俄罗斯著名运动员、2008年北京奥运会皮划艇冠军、白俄罗斯众议院议员亚历山大·伯格达诺维奇(Александр Богданович)对媒体表示,他对国际奥委会关于禁止俄罗斯参加平昌冬奥会的决定感到十分不解。“如果俄罗斯不参加比赛,那比赛还有什么意思?运动员如果获胜,还能认为结果是公正的吗?还能认为他们是真正的英雄吗?”

12月8日《白俄罗斯消息网》再度就俄罗斯被禁止参加冬奥会发文,刊载了白俄罗斯总统和外交部长针对此事的表态。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明确表态支持普京的决定,“我认为,普京总统的声明是正确的,每个运动员,如果他愿意,可以代表任何国家参赛,假如白俄罗斯遇到同样情形,我也会这么决定的”。他同时表示反对俄罗斯代表队被“批发式”地取消参赛资格,认为没有俄罗斯的世界体育会失色很多,最终俄罗斯一定会回到奥运赛场,而此次俄罗斯运动员应该在比赛中表现得更漂亮,以此证明俄罗斯是一个伟大的体育强国、证明对俄罗斯采取禁赛是不公正的、对俄罗斯的制裁是没有根据的。白俄罗斯外交部长麦可伊也表示,白俄罗斯的态度是明确的,不应将体育与政治搅合在一起。他同时指出“很遗憾,当今政治问题在主导并影响着包括奥林匹克运动在内的(世界体育),我们认为,绝不应该将奥林匹克运动政治化”。

积极也好,冷谈也好,俄罗斯是白俄罗斯最为重要的邻国和合作伙伴,白俄关系是白俄罗斯最为重要的国家间关系。对白俄罗斯而言,一个稳定与发展的俄罗斯符合白俄罗斯的国家利益。


2017/12/17


关闭窗口
中国 沈阳 辽宁大学转型国家经济政治研究中心 2016 版权所有
Copyright Research Center for the Economies and Politics of Transitional Countries (RCEPTC),Liaoning University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沈阳市沈北新区道义南大街58号 邮编:110136 电话:0086-24-62602445 传真:0086-24-62602447 邮箱:rceptc@lnu.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