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基地简介研究队伍学术成果学术交流人才培养出版刊物资料信息
当前位置: 首页>>基地动态>>正文
波罗的海三国主流媒体和智库对俄罗斯大选的评论
2017-12-17 14:04  

2018年俄罗斯总统大选专题评论

作者:戴利研 转型国家经济政治研究中心专职研究员

 

2017126日,俄罗斯现任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宣布参加2018年总统大选,现任总理梅德韦杰夫则表示不会参加总统选举。波罗的海三国(立陶宛、拉脱维亚、爱沙尼亚)主流媒体和智库对此寄予高度关注。

一、普京参选与爱沙尼亚裔总统办公厅主任的角色

波罗的海地区主流媒体和智库对于普京宣布参与总统选举寄予了关注,从不同角度对此事件进行了报道,媒体和智库普遍认为普京将轻松当选俄罗斯总统。

以拉脱维亚的主流媒体为例,拉脱维亚波罗的海新闻网(Baltic News Network)127日发布评论称:毫不意外,普京将再次当选俄罗斯总统。俄罗斯反对派领导人阿列克谢·纳瓦尔尼(Alexei Navalny)因为贪污被判有罪而被正式禁止竞选。俄罗斯电视台的克塞尼亚·索布恰克(Ksenia Sobchak)宣布将参加竞选。不过民意调查显示,普京可能轻松获胜。

拉脱维亚国家通讯社126日发布评论称,预计普京参选会轻松获胜,因为媒体几乎由克里姆林宫完全控制。尽管存在各种各样的问题,如腐败,贫困和较差的卫生保健,65岁的领导人的支持率依然徘徊在80%以上。普京在1999年除夕之后出人意料地出任总统。在第二个任期结束时,普京在2008年将总统的位置移交给了他的盟友梅德韦杰夫,普京本人随后担任总理。普京在2012年回到了总统的位置。如果普京的总统任期到2024年,他统治俄罗斯的时间将比苏联领导人勃列日涅夫还要长,后者在1964年到1982年的停滞期间领导了这个国家。

拉脱维亚《波罗的海时报》128日发布信息称,爱沙尼亚共产党领导人的孙子可能成为普京总统竞选的负责人。即将举行的总统选举中,俄罗斯总统普京的选举总部可能由俄罗斯爱沙尼亚裔政治家安东.瓦伊诺(Anton Vaino)领导。该报说,这个职位有两种选择,由瓦伊诺或他的副手谢尔盖.基里延科(Sergei Kirienko)承担。安东.瓦伊诺1972年出生于塔林,1996年毕业于莫斯科国立国际关系学院,之后在俄罗斯驻日本大使馆工作至2001年,然后在俄罗斯外交部担任职位。瓦伊诺于2002年开始在总统办公厅任职,2012年至2016年担任总统办公厅副主任。2016812日,普京解除总统办公厅主任谢尔盖.伊万诺夫的职务,任命瓦伊诺为总统办公厅主任。

瓦伊诺是被俄罗斯媒体普遍看好的政坛新秀,在去年被提拔成为总统办公厅主任后,成为普京背后最重要的人物之一。其实瓦伊诺已经陪伴普京多年,之前一直较为低调,没有被媒体过多关注。瓦伊诺是标准的“红三代”。瓦伊诺的祖父卡尔.瓦伊诺(Karl Vaino)于1923年出生于西伯利亚托木斯克,1978-1988年曾任苏共爱沙尼亚党中央第一书记,苏联解体后举家迁往俄罗斯。瓦伊诺的爸爸自2009年起任俄第一大汽车生产商瓦兹汽车集团负责外联的副总裁。普京成功连任总统之后,瓦伊诺的仕途必将更为平坦。

二、关注俄罗斯的政治军事动向

波罗的海三国媒体对俄罗斯大选期间的政治和军事动向格外关注。拉脱维亚国家通讯社126日发布评论称,普京目前正关注该国的青年公民。反对派阿列克谢.纳瓦尔尼亚的纪录片造成了示威活动,批评者指责总理德米特里·梅德韦杰夫在应对今年针对精英腐败的大规模青年抗议行动中的表现差强人意。

立陶宛国家广播电视台(LRT1215日发布时评称:弗拉基米尔.普京第四次竞选俄罗斯总统,但他的政治纲领还不得而知。LRT的时评转引包括独立报Novaya Gazeta在内的一些俄罗斯媒体在11月初的报道称,俄罗斯出人意料地宣布了为战争做准备的消息。首先,普京在20179月萨帕德举行的一次军事演习中表示,在发生战争时,私营和国营企业都应该为增加军需品生产做好准备。莫斯科一直强调它感受到了西方构成的威胁。但也有学者认为,俄罗斯并不是真的在进行战争准备。英国历史学家、布拉格国际关系研究所专家马克·加莱奥蒂(Mark Galeotti)分析认为,这是普京在选举前宣扬其立场的策略。加莱奥蒂说:“这次军事实力的展示意味着让人们意识到俄罗斯在被敌对国家所包围时,会动用所有可用的资源用于保卫祖国。”

2014年克里米亚事件后,俄罗斯进一步推进军事现代化。过去的军事演习专注于检验国家财政和通讯系统对军事冲突的准备情况,而现在的准备还包括有关食品计划、以及隐蔽所的问题。今年2月,俄罗斯议会还修改了发动战争的法律,其中包括地区领导人要亲自负责动员军队。俄罗斯的一系列举措使媒体开始讨论这是否意味着俄罗斯当局正在准备战争。

三、对付俄罗斯的最明智方式

波罗的海三国媒体对于普京宣布竞选总统并不感到意外,在近几年地区形势变化的背景下,围绕普京作为俄罗斯总统的评论也并不都是非常友好。拉脱维亚《波罗的海时报》531日刊登了评论文章《对付俄罗斯的最明智方式?忽略普京》。

普京的敌人,尤其是一些乌克兰人,认为普京政权正在引导俄罗斯走向苏联式的瓦解和崩溃。对付俄罗斯的方法之一被称为科莫多龙战术。按兵不动,等待俄罗斯爆发内乱,这听起来就像是科莫多巨蜥所采用的战术。巨蜥咬住猎物,将毒液注入猎物体内,之后等待猎物慢慢流血而死。但是,这种战术的问题在于,俄罗斯不会慢慢流血而死,因为它在经济上远比苏联更具弹性。

对付俄罗斯的另一种方法被称为凯南威慑主义。美国将俄罗斯视为长期的地缘政治对手,认为其严重危及西方价值。毕竟,孕育普京的拜占庭文化几个世纪以来对俄罗斯人的生活影响深远,并不会伴随普京的离开而消失。传统文化产生的影响是乔治.凯南(George Kennan)在他的“长电报”(The Long Telegram)中所提及的核心思想。1946年凯南对苏联的大部分描述都适用于普京时期的俄罗斯,这成为赞成运用凯南威慑主义的一个论据。

事实上,科莫多龙战术和凯南威慑主义未必是最好的选择。对实行反对西方政策的官员、参与侵略乌克兰的人、侵犯人权和迫害少数民族或异议人士的个人制裁是完全正当的,西方国家,特别是美国,也有理由禁止俄罗斯国有媒体的宣传,但是,针对作为一个国家的俄罗斯和作为一个整体的俄罗斯人实施制裁是适得其反的。西方应该放宽对俄签证政策,甚至可以考虑免签政策,以为西方的大学和公司创造更多机会。俄罗斯经历的政权变化比大多数西方国家更为频繁。“摆锤会来回摆动,政权会来来去去”,但是国家和人民依然存在,为俄罗斯和俄罗斯人敞开大门,这对其他国家更为有利。

四、担心普京治下俄罗斯的扩张威胁

波罗的海三国媒体和智库普遍认为普京将轻松当选俄罗斯总统,但对于普京即将再次当选俄罗斯总统,三国的态度与其他国家和地区相比又多了一丝警惕,这源于立陶宛、爱沙尼亚、拉脱维亚与俄罗斯难以摆脱的历史纠葛。爱沙尼亚公共广播网117日刊登评论文章,对这一问题进行了深入的剖析。

波罗的海诸国在十月革命之后选择了独特的发展轨迹,摆脱了布尔什维克的影响,享受了二十年的独立。该地区的人民在加速苏联解体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在苏联后期的七十年代和八十年代,就像苏联的其他地方一样,十月革命的庆祝活动每年十一月都会在整个波罗的海地区举行。在那个年代,学校的学生们详细地研究布尔什维克领导人列宁的生平,并庆祝红军在内战期间取得的功绩。这种忠于苏联体制的外在表现,掩盖了波罗的海人民对本土语言和文化的深深依恋,以及对民主社会如何运作的理解。

导致爱沙尼亚,拉脱维亚和立陶宛在1918年独立的一个重要因素是,19世纪这些国家在文化、政治和经济上逐渐成熟,为民族独立做好了准备。在1917年,作为支撑布尔什维主义的再分配和集体化思想对于波罗的海各族人民的影响甚微,相反,那里的人民更渴望私有制度。波罗的海的独立经验对苏联的解体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1987年出现的波罗的海独立运动对克里姆林宫构成了严重的挑战,其核心观点是波罗的海国家在1940年被苏联非法吞并之后从未丧失过作为国际法主体的地位,这在19918月推翻戈尔巴乔夫的政变中发挥了关键作用,也促使了苏联帝国的崩溃。

目前,波罗的海国家普遍蓬勃发展,但在地缘政治竞争加剧的情况下,波罗的海国家担心的是爱沙尼亚,拉脱维亚和立陶宛将再一次面临成为附属国的威胁。在当下,大多数俄罗斯人赞成普京总统对乌克兰的政策。此外,俄罗斯越来越倾向于前布尔什维克帝国的轨迹——沙皇、战争、将军和象征(例如广泛使用圣乔治丝带)。目前波罗的海国家关切的是俄罗斯民族主义和帝国主义情绪的互相结合。现在俄罗斯一些有影响力的人把1917年以前的帝国作为法律政治概念的延续,在此背景下,1917年十月革命的“幽灵”将继续困扰俄罗斯和波罗的海国家。

2017/12/17

 

 

 


关闭窗口
中国 沈阳 辽宁大学转型国家经济政治研究中心 2016 版权所有
Copyright Research Center for the Economies and Politics of Transitional Countries (RCEPTC),Liaoning University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沈阳市沈北新区道义南大街58号 邮编:110136 电话:0086-24-62602445 传真:0086-24-62602447 邮箱:rceptc@lnu.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