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基地简介研究队伍学术成果学术交流人才培养出版刊物资料信息
当前位置: 首页>>基地动态>>正文
美国智库媒体看普京参选2018年总统大选
2017-12-14 09:04  

2018年俄罗斯总统大选专题评论

作者:杨攻研 转型国家经济政治研究中心专职研究员

当地时间126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宣布,自己将参加20183月举行的俄总统大选。今年以来,随着2018年大选不断临近,普京是否会寻求连任一直受到俄罗斯国内外关注。此前普京曾在多个场合被问及是否将参加2018年大选,但他都没有做出正面回应。此消息一经公布,立刻成为美国智库和媒体热议的话题。

一、普京参选并最终胜出几无悬念

美国媒体普遍认为普京将会参选并将毫无悬念赢得胜利,但是低投票率问题将成为普京的困扰。

《芝加哥论坛报》127日报道称,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周三宣布打算在明年3月寻求连任,由于当前普京的支持率超过80%,这使得他肯定会轻松赢得首轮胜利。俄罗斯国内的蓝领工人和公务员队伍构成了普京的主要支持力量,官员和议员们也对普京的参选普遍表示出了极大地赞赏和支持。尽管认为普京赢得这次选举没有太大的变数,但报道援引与克里姆林宫关系密切的政治顾问德米特里·奥尔洛夫(Dmitry Orlov)的话称:“选举之前有必进行选举动员”,因为克里姆林宫一直担心选民越来越冷漠,所以此前普京一直对于是否参选不置可否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为了吸引选民对选举的关注和兴趣。

《洛杉矶时报》126日发表评论也认为,普京将在2018年总统大选中胜出这一结果不会有大的不确定性,但特殊提及的原因是“克里姆林宫对俄罗斯政治进程施加了严格控制”,因此“普京不存在任何潜在竞争者”。此外,该报道也认为国内选民的低投票率问题可能成为普京的主要挑战,而政治冷漠的根源则在于俄国内经济问题:由于俄罗斯经济低迷,贫穷和失业率的增加加剧了国内的不满情绪,致使人们对于政治的热情也不断下降。

美国极具影响力的智库美国外交关系协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在128日发文对普京参选进行了评论,同样认为普京胜出没有悬念。评论关注普京高支持率的背景,即近年来俄罗斯经济表现不佳并且面临着西方持续的制裁,“但这名前克格勃特工仍享有百分之八十左右的支持率”。对于普京的高支持率以及胜选的原因,评论特殊指出了两点:首先是在乌克兰和叙利亚问题上的强硬外交政策,有助于提升普京的政治声望。其次,普京限制新闻自由和监禁竞争对手的行为限制了反对派候选人的数量,比如Alexei Navalny这一最著名的反对派领导人已被指控为“经济犯罪”,Ksenia Sobchak只是克里姆林宫认可的参选者,并且可能已经与普京达成某种秘密协议。

二、冬奥会事件成为普京谋求国内政治支持的工具

美国顶级的国际政治期刊《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127日发表文章,称冬奥会事件让普京再次以“俄罗斯真正的捍卫者”的名义出现,普京将会利用此次事件为自己捞取政治资本:“俄罗斯被禁止参加2018年韩国平昌冬奥会,作为一种政治策略,普京此时宣布参选总统时机再好不过了。”国际奥委会(IOC)的判决是迄今为止对特定国家发出的最严厉的兴奋剂指控,这一事件让莫斯科和华盛顿之间的政治关系降至冰点,普京回应称这一判决“完全是出于政治目的所精心策划的决定”。

文章暗示,普京正在利用该事件所引发的民族主义情绪为自己的竞选寻求更多的支持。文章认为,普京和统俄党想维持近20年的执政地位“远比人们所想象的要困难的多”,民调显示,40%俄罗斯人对即将到来的总统选举并无兴趣,这一指标几乎是十年前的两倍,表明俄罗斯人对于政治参与越发的冷漠。此次出现的女性总统候选人也无非是普京大选的装饰品,她和73岁的共产党领导人久加诺夫以及71岁的民族主义者弗拉基米尔·日里诺夫斯基均无法对普京构成威胁。在此时宣布参与大选,普京可以把自己定位为“俄罗斯国家利益的捍卫者”,“这是利用外国敌人的经典做法”。

三、普京的长期统治与“俄罗斯模式”

在普京宣布再次参选总统之后,《外交政策》杂志127日刊文分析了普京在俄罗斯的统治模式,文章标题为:“恐怖与威胁之下的独裁统治”。

文章指出多数的俄罗斯领导人具有着相同的行为模式,可概括为长期历史原因所形成的“俄罗斯模式”。在整个冷战期间,每一位新任命的美国驻莫斯科大使都将前往新泽西州普林斯顿与最著名的外交官乔治·凯南会面,凯南往往会建议新任大使查阅1819世纪俄罗斯历史,原因在于他们可以从中总结出苏联领导人的行为特质,这些特质很难随着世界的变迁而发生本质的变化。

普京接替年迈的鲍里斯·叶利钦,最初是想把俄罗斯推向西方并上民主之路。然而随着普京权力的巩固,他越来越多地将政治和经济权力集中在自己手中,并开始利用俄罗斯的文化和历史以建立起民众对于自己的支持。尤其是近年来他不断强化俄罗斯的民族主义倾向。普京在1991年经历了苏联的解体。在他看来,西方国家在历史上曾经是俄罗斯敌人,当前仍然是俄罗斯的威胁,只有强有力的领袖才能保障俄罗斯的国家安全。

但文章认为,普京并没有为这个国家带来任何的改变,他是“国际社会的麻烦和冲突制造者”,他过去15年的政策和行为仍然遵循着俄罗斯历史上的独裁者的一贯风格。他以“明君”自居,并试图建立起受人敬畏的俄罗斯。他不愿意看到邻国的强大,并且日益表现出对美国的厌恶。每一次国际危机——巴尔干战争、北约扩大以及格鲁吉亚、乌克兰、利比亚和埃及起义——都使俄罗斯与美国的矛盾进一步加剧。

文章将普京治下的俄罗斯内政外交看成是维护普京个人统治和权力的一盘棋。文章指出,普京不断在海外制造混乱以树立外敌,同时在国内把自己标榜为一个强大的、可以维护国家地位和尊严的领导人,而民众为了国家的安全和稳定就不得不以个人权利的丧失为代价。

文章认为,当前普京已经不能指望通过经济增长和生活水平的提高来换取民众的支持,因此他选择了通过战争与冲突来煽动民族情绪。他授意针对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进行攻击,希望借此向国内显示自己在国际舞台上的影响力;他对多元文化主义、移民和同性恋婚姻的抨击同样是为了将颓废的西方与传统、稳定的俄罗斯形成鲜明对比,而这一切最终都是为了达到维护自身统治的目的。为了实现对国内民众的控制,普京创造了一个虚伪的形象和恐惧的国内氛围。但普京同样意识到,他的权力目前虽然看似牢牢在握,但它既没有合法性也是极其脆弱的。

四、美国媒体和智库观点的总结与评述

综合上述美国相关媒体和智库学者的观点,不难发现,对于普京此次参与大选,美国主流精英持有强烈的批判色彩。

首先,他们早已预料到普京会参选,并且也相信普京必将赢得大选,但同时认为普京对于政治对手的打压和对国内媒体的控制是其高支持率的重要原因,而这些控制在确保胜选的同时,也会降低俄罗斯民众参与投票的热情,因此普京必将竭力确保高投票率以提高自己胜选的合法性。

其次,普遍关注到普京公开表示参选与俄罗斯被禁止参加2018年平昌冬奥会这一事件之间的关联,认为普京选择在此时参选是有意而为之。普京对于冬奥会事件的表态被美国人视为一种竞选策略,为的是煽动国内民众的情绪,并通过这一事件将自己塑造成为“俄罗斯国家利益的捍卫者”以换取更多的支持率。

最后,对于普京在俄罗斯的长期统治给予强烈批判。认为普京越来越多地将政治和经济权力集中在自己手中,利用俄罗斯的文化和历史象征来帮助建立起民众的支持,煽动国内的民族主义情绪,并通过塑造恐怖气氛以控制民众。这似乎秉承了长期以来美国社会对于俄罗斯特别是普京统治的主流观点,也反应出美俄存在的深层次裂痕与分歧。

2017/12/14


关闭窗口
中国 沈阳 辽宁大学转型国家经济政治研究中心 2016 版权所有
Copyright Research Center for the Economies and Politics of Transitional Countries (RCEPTC),Liaoning University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沈阳市沈北新区道义南大街58号 邮编:110136 电话:0086-24-62602445 传真:0086-24-62602447 邮箱:rceptc@lnu.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