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基地简介研究队伍学术成果学术交流人才培养出版刊物资料信息
当前位置: 首页>>基地动态>>正文
“一带一路”背景下的中俄合作——2017年欧亚经济政治论坛之中俄学术会议综述
2017-09-04 17:32  


    李永涛

  

2017623-25日,由辽宁大学转型国家经济政治研究中心主办、辽宁省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协办的2017年欧亚经济政治论坛暨“‘一带一路背景下的中俄合作学术会议在沈阳召开。会议紧紧围绕一带一路背景下中俄合作领域的热点问题展开了具有深度的探讨,为中俄合作推进一带一路倡议发展贡献智慧。

论坛开幕式由辽宁大学转型国家经济政治研究中心主任刘洪钟教授主持,辽宁大学党委书记周浩波教授和俄罗斯驻沈阳总领事馆总领事白德福致开幕辞,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陆南泉研究员、俄罗斯圣彼得堡国立大学前副校长、国际关系系欧洲研究所教研室斯坦尼斯拉夫列奥尼托维奇特卡琴科教授分别为会议作了主旨发言。会议一共分为四个分议题,“‘一带一路与中俄合作丝绸之路经济带与欧亚经济联盟的对接基础设施建设与人文交流区域政策与发展模式。来自莫斯科国立大学、俄罗斯科学院、俄罗斯联邦政府财政金融大学、圣彼得堡国立大学、俄罗斯国际铁路研究委员会及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央编译局、复旦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南开大学等多所国内外知名高校、院所的专家学者,以及辽宁大学近百名师生参加会议。

图1  “一带一路”背景下的中俄合作学术会议与会代表集体合影

一、一带一路与中俄合作

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陆南泉研究员讨论了当今一带一路框架下研究中俄经贸合作应关注的问题,陆南泉研究员认为在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后中美俄三国关系存在不确定因素,同时近年来逆经济全球化思潮日趋发展,所以要从新的国际视角来看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俄经贸合作问题。对于中俄关系,要基于美俄关系和美中关系来做判断,陆南泉认为美俄关系会有改善,但不会出现大反转,美中关系在今年四月份习近平总书记访美后有所改善,不过中美关系不会一帆风顺。如果中国不能在特朗普所关注的经贸问题上退让,他极有可能会在南海问题、在韩部署萨德问题、人民币汇率操纵问题、台湾问题、朝鲜半岛问题、美韩强化同盟等问题上挑起争端。而俄美关系改善,中俄关系会出现一定的弱化,但中俄关系不会出现大倒退。中美俄三边关系中传统的二对一模式无助于解决现已存在的问题,三国加强经贸合作在构建良性互动关系中显得尤为重要。俄罗斯对中国加强同中亚国家关系会削弱俄影响力的担心、俄不友好的投资环境、国内资金缺乏、投资效益率低和周期长都是中俄区域合作中潜在的风险。

俄罗斯圣彼得堡国立大学前副校长特卡琴科教授认为,特朗普政府可能会转变奥巴马政府对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抵制态度,对于一带一路如何影响上合组织发展,他认为中俄不会发展成结盟关系,上合组织会逐步转变为经济俱乐部,为地区各国发展提供良好环境,同时一带一路会为欧亚经济联盟带来其所需的资本,未来一带一路可能会发展成为经济能源联合体。

辽宁大学的曲文轶教授认为中俄在丝绸之路经济带欧亚经济联盟框架下的合作能否成功推进,前提条件之一是观念认知上的对接,而俄罗斯民众对于中国国际角色的看法就是这种认知的基础。经研究,曲文轶教授发现一方面与学者关于意识形态、价值观的色彩淡化的判断不同,思想政治倾向仍旧在俄罗斯人的中国认知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只不过与传统意义上以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作为国际关系基础的意识形态外交不同,这里指的是对于自由市场的拥戴还是对于本国独特性的强调,与俄罗斯人看待中国的态度之间存在显著联系。党派归属也影响到对于中国的认知,统俄党的支持者倾向于肯定中国的角色,而俄共的支持者则偏向于负面看待我国的角色。另一方面,对于美国霸权的不满以及对于西方打压俄罗斯的威胁的感知,并未如精英阶层那样转化为对于对方国际角色的肯定乃至促进双边合作,相反,反西方倾向会导致对于我国国际角色的否定。美国对于俄罗斯的战略挤压很可能导致俄国人反美情绪高涨,而民族主义高涨的潜在风险之一,就是对于崛起中国的敌视。

俄罗斯科学院社会科学信息研究所副所长叶甫列门科对大欧亚与俄中战略伙伴关系进行了探讨,他认为当前大欧亚一体化进程是90年代和21世纪初一体化进程的延续。世界经济的动力来自中国,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是人类近代史上第一次尝试改变经济关系,中国试图在欧亚地区构建交通网,着眼于数十年或数百年的稳定发展,沿线国家均可自愿加入,不过一带一路也存在不稳定因素,如美国担忧中俄密切协作所采取的制约政策,北约、亚洲的军事机构机制所采取的制约政策。一带一路的推动也要考虑到其他大国的政策,如美在韩布置萨德反导系统,韩国事实上加入到了制约俄中两国之中。特朗普政府更注重双边关系合作,这削弱了多边合作机制,虽然美国退出了TPP,但美国并不想失去亚太霸权位置,所以可能会选择军事等硬实力来制约中国。同时,俄罗斯受西方制裁和石油价格下跌影响,使欧亚经济需要寻找新的动力源,而一带一路是一个选择,但并非唯一选择。俄中合作在欧亚经济联盟和一带一路倡议对接有着重要的作用,但中俄合作伙伴关系也不会发展成军事上反对美国的同盟。自特朗普上台以来,俄学界在思考如何构建同美经济双边关系,但俄罗斯会遵从一个底线——中俄关系,这是俄罗斯考虑美俄关系的基础。

南开大学经济学院的孙景宇教授对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贸易成本问题进行了研究,他发现中国与一路沿线国家的双边贸易成本小于与一带国家的双边贸易成本;中国与中亚国家的双边贸易成本小于与独联体成员国及蒙古的双边贸易成本,也小于与中东欧国家的双边贸易成本。中国与俄罗斯的双边贸易成本也处于较低水平。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贸易增长的主要原因是收入的增长。这一方面意味着经济增长潜力较大的国家是中国开展贸易的优先对象,另一方面也意味着,在当前世界经济处于停滞常态化的情况下,降低双边贸易成本对于推进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贸易联通具有更为重要的意义。由于一带一路沿线国在社会文化、政治制度和法律规则方面存在着极大的多样性,除了应当重视政府间的协调之外降低政策性或歧视性贸易壁垒外,还应注重经济手段在解决贸易纠纷、保障交易顺利进行方面所发挥的作用。

俄罗斯科学院远东研究所的阿法娜西耶娃副研究员认为如果北线的一带一路经过俄罗斯,则会形成农业经济带和能源经济带。当前俄罗斯面对欧美制裁食品农产品禁运问题,俄罗斯希望中国投资畜牧业以增加就业岗位,而中国更注重土地租赁业、畜禽养殖,中俄农民会产生利益冲突。同时俄罗斯也希望在能源领域获得中国的投资。不过两国合作也存在着一些制约条件,最为明显的就是人才的缺乏,如能掌握两国语言的能源专家、高危职业人员等。

图2  “一带一路”背景下的中俄合作学术会议现场

二、丝绸之路经济带与欧亚经济联盟的对接

俄罗斯科学院远东研究所的巴热诺娃研究员认为,我们需要建立一些技术性的新型智库以协助建立对接平台,一带一路与欧亚经济联盟的对接可形成新的欧亚经济交通管网,构筑欧洲与中国的新经济走廊,使沿线国家各取所需。这不仅可减弱已有的投资贸易障碍,而且地区本币交易也可削弱美元体系的负面影响。俄罗斯学界也对一带一路项目有所回应和讨论,大欧亚合作不能离开与一带一路战略项目的对接,这需要我们共同研究绘制对接蓝图。

华东师范大学俄罗斯研究中心万青松副研究员认为,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推广与实施,为构建一种新的大欧亚叙事提供了难得机遇。为推进大欧亚合作,中国首先应该摒弃陆权说海权说的传统思维定式,塑造大欧亚合作思维意识;其次,将跨国政治协商、谅解与信任,视为推动大欧亚合作的第一要素;最后,深化大国政治共识,拓展合作空间,重视与俄罗斯共同谋划和推进大欧亚合作。大欧亚合作的核心是中俄战略合作。

黑龙江大学俄罗斯研究院戚文海研究员认为,一带一路与欧亚经济联盟对接可从三个层面着手,首先,在观念层面,文化领域开展深入交流,使双方在遇到问题时求同存异;其次,在体制层面对接,中俄尽管都是转轨国家,但双方在转轨方面都存在差异,双方应进一步加强对接和了解;最后,在机制方面对接,中俄双边已经有比较健全的机制,但在部门间和地方间对接现有机制还不健全,如风险评估机制、法律保障方面、知识产权方面等不够健全,使合作受制于这种不健全的机制。戚文海认为中方可从以下三个方面推动对接,第一战略方面,在口岸交通对接。第二个抱团意识,打造三个重要经济带和城市群;第三个联动意识,自身发展要与周边省区有整体协调和沟通。

俄罗斯联邦政府财政金融大学政治学研究中心主任萨林教授认为一带一路并非是中国的单赢计划,欧洲商品同样也可以进入中国市场,而在推进一带一路发展时政治上存在两大风险。第一个风险来自安全方面,一带一路沿线的恐怖主义威胁很大,所以致力于解决军事和政治问题的集体安全条约组织,也应该和一带一路建设加强协调以应对恐怖主义威胁。第二个风险是政治动荡,一方面是因为中亚国家正在经历着政权易手,另一方面是经济形势低迷。为了安全起见,一带一路建设应重视从俄罗斯跨西伯利亚铁路作为主线,这样能够减少风险,并能推动中俄边境地区的协调发展,如俄罗斯远东和中国东北地区。

辽宁大学转型国家经济政治研究中心韩爽教授主要关注了FDI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经济增长影响这一问题。韩爽教授认为,FDI在高收入水平国家促进经济增长的作用大于在中低收入水平国家。人力资本水平、市场开放程度和金融发展状况是提高FDI促进经济增长作用中的关键因素。在高收入水平国家中,制造业;批发零售贸易;专业、科学和技术活动产业吸收FDI后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大,是应该重点考虑投资和较容易达成合作意向的产业。而在中低收入水平国家中,运输和存储;信息与通讯;教育、卫生和社会工作;金融与保险中介这4个产业吸收FDI后对经济增长的促进作用明显,这也正是目前一带一路在这些国家重点开展合作的产业领域。

三、基础设施建设与人文交流

中国人民大学-圣彼得堡国立大学俄罗斯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关雪凌教授围绕“‘一带一路背景下中俄教育与人文交流阐述了她的一些思考。关雪凌教授认为,在一带一路的背景下,中俄关系将对全球局势稳定发挥重要作用,而中俄教育和人文交流将对促进中俄关系向好发展和推进一带一路倡议落地发挥关键作用。目前在一带一路建设过程中还面临着俄罗斯研究专业人才缺乏的问题。一方面,从事中俄政治、经贸往来相关理论政策研究的人才严重不足;另一方面,相关领域研究人才后备梯队青黄不接。

俄罗斯国际铁路研究委员会主任鲍里斯拉皮杜斯教授主要讨论了“‘欧亚货运和客运高铁建设问题。他认为交通基础设施的对接,尤其是欧亚交通对接,得到了民间和政治界的友好回应和支持,将成为地缘政治发展的推进力。在俄罗斯过去的发展中,早就存在建立一体化交通运输网的迫切要求。同时俄罗斯自身也有着交通优势,中俄合作发展前景不可估量,两国曾签署俄铁和中铁合作建议。通过铁路来转卖中俄商品是建立交通直达线的重要动因,双方达成了电商等合作协议。高铁既可以用来转运电商贸易商品,也可以用于客运,还可以运输其他高附加值的商品。建立高效的转运贸易中心和路线,同时可使得乘客旅行更为便捷。这不仅涉及政治外交,也涉及地理技术性研究。俄元首也越来越将视野放在一体化方面,这不仅仅是技术上的,也是民心和人文上的,只有这样双方才可以越走越远。中俄铁路项目合作是双赢的,也是一带一路具体落实的重要举措。

黑龙江社科院俄罗斯研究所所长马友君研究员就“‘一带一路框架下对俄沿边口岸问题进行了探讨。马友君研究员认为一带一路是大战略,需要具体的实施点,而货物流通离不开口岸,因此口岸建设是重要的立足点。不过口岸也是双方合作的一个约束,两国口岸建设存在巨大差异。相对来说,中方口岸建设比较快,而在苏联解体后,俄罗斯资源缺乏,进展稍慢,中俄对接贸易并没有较好解决。当前口岸发展也存在着一些问题,第一,口岸存在同质化竞争问题,成为地方经济发展的鸡肋。第二,俄方口岸发展缺乏必要资金,而中方口岸人口较少。中国大部分口岸建立在人口较少的县级区域,这种地方口岸难以支持中央发展。第三,口岸工业结构比较落后,难以支撑未来发展。未来我们需要从整体布局口岸,打造口岸群,这样才能更好的支持发展,以点带面来推进东北发展。

莫斯科国立大学经济系社会和经济创新中心主任拉丽莎拉皮杜斯教授主要讨论了“‘一带一路倡议下欧亚空间内无缝对接交通体系问题,她教授认为中国和欧洲之间的集装箱运输总量巨大,但经过俄罗斯的集装箱份额比较少,从战略方面考虑,需要创建良好转运条件,促进俄罗斯份额增加。这就需要铁路线路改建升级,建立新的交通走廊使得交通运输更加便捷、提升运量,最终实现无缝转运。无缝转运系统创建了一体化技术系统和指标,最终实现迅速和便捷的服务,使得参与者均获得收益。同时运用不同指标来衡量服务以监督我们的运营质量,比如消费者满意度,综合性服务便利性等指标,并进行量化处理,也可参考电商服务指标。另外,目前中俄铁路对接时宽轨和窄轨不同已有技术可以解决。

四、区域政策与发展模式

俄罗斯科学院远东研究所副所长奥斯特洛夫斯基教授以中国的区域经济政策:如何消除地区间的不平等为题进行了发言,他回顾了中国(东部、中部、东南及西部)1981-2015年区域经济发展及其内部不平衡的状况,其中城市化指标、收入指标、创新指数、教育水平等均在地区间存在着巨大差异。同时,他也将中国省份发展水平同世界各国进行了对比,认为2015年中国已经走出贫穷国家,走向中高收入国家。另外,中国教育和人均寿命都在世界上排名较高。最后,他也针对中国未来发展水平进行了预测。

东北财经大学国际经济与贸易学院郭连成教授主要就辽宁自由贸易试验区大连片区与俄罗斯远东符拉迪沃斯托克自由港对接合作问题发表了自己的看法,郭连成教授认为基于功能划分、任务和发展目标,加强辽宁自贸试验区大连片区与俄罗斯远东符拉迪沃斯托克自由港的对接合作是一种现实的选择。郭连成教授认为,首先我们可以建立辽宁自贸试验区大连片区与俄罗斯符拉迪沃斯托克自由港的陆海联运通道来实现交通上的互联互通;其次,从两港定位相同处着手,辽宁自贸试验区大连片区与符拉迪沃斯托克自由港应首先从物流领域的对接合作开始,南北呼应,共同打造东北亚地区的物流中心(枢纽),辐射带动东北地区和远东地区的发展;最后,应发挥自身优势,启动与符拉迪沃斯托克自由港的能源、港口和渔业合作。

当代中俄区域经济研究院院长、黑龙江省社科院宋魁研究员阐述了他对加强黑龙江省对俄全面合作的一些新思考,宋魁研究员认为,黑龙江省要从实现对俄商贸线上线下的体系创新和转型升级、大力发展对俄物流合作、打造哈尔滨成为对俄科技合作高地、打造中俄产业园、建立中俄文化产业园、打造对俄合作金融中心、打造对俄合作会展中心、打造国家级对俄合作信息咨询中心、与俄罗斯联合办学等方面来加强对俄的全面合作。

莫斯科国立大学亚洲研究中心主任阿夫达库申教授认为新的一体化发展模式需要所有国家参与,一个国家不能撑起整个世界的发展模式。新型一体化进程如一带一路大欧亚是基于新经济。中亚是俄罗斯的传统利益范围,因此俄罗斯和中国在该地区是竞争与合作并存。中国将自己的发展模式,特别是金融方面转移到中亚地区,可能会制约中亚发展。双方合作也面临一些问题,一方面一些新建的高铁可能缺乏客流,双方的协作速度也存在差异。另一方面,双方有自身利益和观点,从俄罗斯来看,没有动力来推动一些可能对俄罗斯没有实际利益的合作。此外为推动更好的合作,双方可以加强贸易简化进而优化。双方可以不断探讨合作的新方式以优化服务。

黑龙江大学俄罗斯研究院于小琴副研究员解读了俄罗斯向东转战略下的远东发展模式。于小琴副研究员认为俄罗斯向东转战略主要有两方面,对外扩大与亚太国家尤其是与东亚国家的政治经济合作,对内发展远东地区。俄罗斯向东转战略中,对外关系与国内政策密切互补。于小琴副研究员认为我国在与其进行对接合作时也应注意防范风险,首先,在确定远东超前发展区具体发展方向时,政治考虑压倒经济需求。因而,国外投资者应充分了解俄联邦和地方法律,做好项目可行性论证,对投资项目未来应有一定的把握。其次,俄罗斯东部超前发展地区的建设数量未最终明确,俄罗斯近年来紧缩的财政应对大区建设任务艰巨,吸引投资任务迫切。最后,俄罗斯远东的投资环境落后,开放程度低,限制了外资进入。

 

 



周帅,辽宁大学转型国家经济政治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李永涛,辽宁大学转型国家经济政治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


关闭窗口
中国 沈阳 辽宁大学转型国家经济政治研究中心 2016 版权所有
Copyright Research Center for the Economies and Politics of Transitional Countries (RCEPTC),Liaoning University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沈阳市沈北新区道义南大街58号 邮编:110136 电话:0086-24-62602445 传真:0086-24-62602447 邮箱:rceptc@lnu.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