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基地简介研究队伍学术成果学术交流人才培养出版刊物资料信息
当前位置: 首页>>学术交流>>友好往来>>正文
“一带一路”倡议:俄罗斯视角
2017-11-25 08:26  


    

报告现场

斯坦尼斯拉夫·特卡琴科  圣彼得堡国立大学

报告总结:

2013习近平主席提出了“一带一路”倡议,主要包含两个要点:一是将中国和欧洲国家连接起来,二是推广中国的发展模式。在俄罗斯,对一带一路的研究更多是研究其所带来的影响,包括给中俄两国关系带来的重要影响。“一带一路”倡议对俄罗斯影响很大,当前中俄关系达到了历史新高度,倡议的实施将更加助力两国关系发展。“一带一路”涉及很多欧亚议题,包括欧亚地区的政治议题,但是我认为更多的是强调通过经济合作致力于共同安全,中俄在上合组织中的合作也为“一带一路”建设增添了新的合作内容。

研究国际关系的四大理论学派中,我认为新现实主义和实力均衡理论,以及自由主义最适合解释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首先我们从新现实主义理论开始吧。全球市场的存在是可能的,但是需要由一个霸权国家来领导。这个国家拥有很强的实力来建立一个国际体系,并确保这种体系是可以延续的国际结构,也就是所谓的霸权稳定论,主要内容是核心大国为小国提供国际秩序。

18世纪到19世纪这个霸权国家是英国,它拥有足够的实力提供自由贸易的条件。20世纪是美国,它建立了世界贸易组织以清除贸易壁垒。现在,按照世界银行的统计标准,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经济规模的国家,所以应该在自由贸易中成为领导者。世界经济应该在中国的领导之下消除贸易壁垒并为经济秩序建立新的规范。世界经济如果没有一个领导国家的话,那将会是混乱的,所以领导国家是非常必要的。霸权国家在俄语中是贬义词,但是在这个理论中是一个褒义词。世界已经到了中国作为领导者的时代。

世界体系存在着所谓的搭便车问题,即有些国家一方面利用世界秩序规则来获利,但是另一方面又在破坏这些规则。意大利学者安东尼·弗朗西斯是研究霸权经济学的主要学者,他提出了霸权国家的三个主要特征:A霸权国提供国际公共产品,比如反对战争的威胁;B解决冲突的机制;C替代性的方案。金德尔伯格在《世界霸权(1929-1939)》一书中就霸权国家应该发挥的作用进行了理论阐述。根据这些理论,我们可以对中国提出一些期待:支持自由贸易制度、对抗经济危机、援助和支持、稳定的汇率制度,以及宏观政策的协调。

美国学者戴维莱克研究了“一带一路”倡议所涉及地区的特征。有别于欧洲和北美还有后苏联地区,这个地区没有一体化进程,但是贸易的规模相当大,更加关注的的不是政治而是经济。这个地区过去最大的经济体是日本,但是它并没有发挥主导职能。随着中国的和平崛起,中国将有望担此重任。中国的经济发展是一种特殊的模式,主要是建立在出口增长之上的经济模式。2010年8月中国的经济总量超越日本成为世界第二,根据世行的购买力评价标准,2014年中国经济超过了美国成为世界第一。中国的发展能不能持续取决于自身,尤其是内需的发展。中国的转型尝试在2009-2010年经济危机期间充分展示出来。

现在很多人认为北京共识成为华盛顿的反对者或者替代者。华盛顿共识的提出者威廉姆森认为,华盛顿共识为发展中国家尤其是拉美国家的经济发展提供了一些政策和改革建议,但是其核心是为了银行家和资本家更加富裕。2004年乔治亚舒默提出北京共识,核心是维护一般普通民众的利益,追求的是共同富裕。相比之下,北京共识是在主权得以维护和领土完整的前提之下实现的经济增长,是果断的创新与试验(例如经济特区)、软实力,以及充足的外汇储备等。现在北京共识已经成为全世界学习的新发展理论。

新加坡的李光耀是其中的一个。他根据中国的经验提出了进口替代的战略。进口替代是指由国内生产所需要的东西,并配合以一些经济政策,以及与国际上更多的经济联系等等。当然进口替代战略也有一些不良的影响,例如低效的经济、不均衡发展、以及财政赤字等。中国的经验显示,出口导向不能成为大国经济增长的火车头,而是其他要素:保持宏观经济的稳定、所有层次的经济都是活跃的,投资增长,以及外汇储备。

北京共识还建立在亚洲特殊的价值观之上,即公共利益超越个人利益的价值观。俄罗斯也认同这一价值观。北京共识第二个特点是对不同的社会制度形式持包容的态度,尊重替代性的选择。这是一种实用主义的务实态度,为了繁荣而尊重不同的意识形态。这点和美国干涉内政是不一样的。用孙子的话概括中国的战略是:不战而屈人之兵,这是所谓的至上兵法。

现在我们在前面的基础之上来分析“一带一路”和中俄关系。中国在很多项目上进行大量投资,俄罗斯认为它们对欧亚的经济和安全都会有一定的影响。一带一路对于欧亚国家,尤其是中亚,并不能解决腐败或者低效治理的问题,但是可以为此而创造一些条件。许多国家的领导人聚在一起可以分享一些经验,而地区安全也会因为经济和基础设施的改善而有所改善。俄罗斯有些人对中国在中亚地区影响力的上升而不满,但是更多的是期待在中亚与中国进行更多的合作,改善中亚地区的安全局势。2014-2015年中国的非传统安全报告中提出了一些新的非传统安全因素,表明中国政府要推动实施这一倡议。一带一路涉及范围很广,主要的两个方向一个是陆上一个是海上,都和俄罗斯密切相关。经由俄罗斯有北方和南方的路线可以到达欧洲。陆上,从北京到西伯利亚一直到欧洲,也可以从新疆出去经萨克斯坦、俄罗斯再到欧洲。根据2015年的统计数据,中国的货物运输量在俄罗斯增长了一倍。因此,不必期待未来,现在,在货物通道方面,“一带一路”建设已经取得了很大进展。当然也有一些其他国家提出的替代性战略和项目,比如土耳其和伊朗。中国的倡议包括了最大的几个国家,例如中国、印度和俄罗斯等,还有欧亚的孟加拉和塔吉克斯坦等国家。当然也不是所有的国家都和中国有共同的观点,也涉及到不同的利益。此外丝绸之路也面临很多的问题,例如战争冲突,北朝鲜问题,以及美国的存在。

俄罗斯的北方战略是经过北冰洋的欧亚大陆桥建设。这其实是更短的由中国到欧洲的距离,现在即使在冬天这个海上路线也是可以通行的。只有在北极半岛的地方会出现一些浮冰,而俄罗斯有专业破冰船能确保地区通航。现在俄罗斯特别希望推出北海航线,以使中俄的距离更近,因此俄罗斯将中国视为北冰洋合作的重要伙伴。中石油和丝路基金参与了亚马尔液化天然气项目。极地集团计划在阿尔汉格尔斯克深水港的投资也有中国的帮助。另一个线路,从俄罗斯的乌拉尔地区向北直通欧洲,距离也会更短。

欧亚经济联盟和OBOR之间的关系是一种多极化的模式。我们认为由五六个国家来控制这个世界,实施负责任的治理。这个观点的基础是,中国不想成为政治上一体化的领导者,但是可以成为自由贸易的领导者,并在一定程度上负责地区的安全。

30年前国际经济体系的理论主要是相互依赖和相互依存,我们认为中国的这个倡议是最好的相互依赖,不仅是经济层面的,而且是政治层面的相互依赖。美国将中国的影响力视为威胁,并采取行动以抵消中国的影响力。2014-2017年美国和欧盟对俄罗斯的制裁期间,中国给予了俄罗斯实质帮助。一带一路帮助俄罗斯和欧洲的市场连接在一起。一带一路重在道路基础设施的建设,矿产资源开发以及提高经济效率。推行这个倡议无疑会使中国成为世界经济和政治的中心,并不可避免的与美国对立,带来冲突和挑战。而中国和相邻国家,特别是中亚国家,将成为有效的能源联盟。一带一路建设应该继续推进以取得更大的进展。


交流环节

  问:中国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和欧亚经济联盟之间是否有冲突?

答:首先这两个进程是不冲突的。它们是两个平行的战略。欧亚经济联盟是一个一体化进程,要建立超国家的组织。现在他们之间有关税同盟,劳动力和商品的自由流动,统一的经济政策协调,还要考虑推行统一货币等。中国的倡议这些都不涉及,而只有经济和基础设施的发展。一带一路的推进会提高中国在中亚的影响力,但是不会产生冲突,原因就是我讲的北京共识,即不干涉国家内政和主权,尊重各自的国内制度。

问:中国在中东欧的投资,俄罗斯会认为是威胁吗?或者俄罗斯对中国在中东欧的投资持一个什么样的态度?

答:中国在中东欧国家的投资肯定不是威胁。一方面,中国的投资更加集中于南欧国家,比如希腊等。中国在波兰、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等东欧国家的投资远比德国少,甚至没有俄罗斯多,还谈不上影响。另外这些国家也会在西欧中国和俄罗斯之间实行平衡政策。此外,这些国家都是北约成员国,会有自己的政治立场和主张。

问:结论中提到的一带一路需要快速推进,那么那些领域需要快速推进?

答:铁路方面应快速推进以增大货物流通。有很多线路可以通往欧洲,例如还可以从波斯湾到里海再到欧洲,需要几百亿的投资。现有的海运中需要通过苏伊士运河,那是世界上最不安全和稳定的地区,如果从乌拉尔地区向北开通铁路将会带来更便捷安全的通道,所以俄罗斯认为可以与中国的一带一路建设共同投资、共同受益。现在还是更多通过西伯利亚的铁路货运实现经济的合作

问:“伊斯兰国”看来遭遇毁灭性打击,这对中俄合作和OBOR将会带来怎样的影响?

答:中国在叙利亚反恐行动中不是主要的力量。中东比较复杂,中国介入是比较有限的。如果中国积极参与叙利亚反恐之后的重建进程,将会为世界的典范。中国在打击海盗方面也有一定的经验,但是对于中国最利益攸关的不是中东而是朝鲜问题。

问:中国人感兴趣的是,普京是否会参加明年的大选?

答:普京会参加选举并赢得选举。俄罗斯的绝大多数是支持普京的。还要关注12月份国家杜马关于竞选的名单。

不知道中国人如何看待,俄罗斯人都知道中俄领导人一年会晤五六次,每次都是深入交流而不仅仅是握握手,这已经超过了与欧亚经济联盟领导人的会晤时间。虽然中俄不是名义上的联盟,但是政治上多层次的合作已经在事实上达到了联盟的水平。不知道中国有没有统计领导人会晤的时间,至少对俄罗斯来讲,普京与中国领导人会晤的时间是最多的。

问:中俄两国领导人会晤频繁,是历史最好时期,中俄关系非常亲近,但是更多是在重复过去的话题,中俄两国之间的关系真的如官方宣传的那么友好么?

答:经贸关系上两国已经达到了800亿,和中美之间差距非常大,我们不否认中美之间的关系在经贸方面的出色表现,但是我们也看到,美国很早就开始了对中国的遏制。特朗普与中国签署了2500亿美元大单,尤其是能源方面的合作,但是俄罗斯不妒忌,我们之间早就有了如此大的能源订单。

关注历史会发现,单极世界是非常危险的、不稳定的,单极世界的主导国家会只考虑自己的利益而做出一些不负责任的行为进而威胁国际局势。当然多极化也是从来没有的,中俄两国的合作也是一种试验,但是至少是尊重他国的主权与领土。自从欧美对俄罗斯制裁后中国向俄罗斯提供了实质帮助,这也是为日后中美关系交恶并遭受欧美制裁预留了后路。

问:您刚才说单极世界是最不稳定的,但是就东亚地区的历史而言,朝贡体系曾经非常稳定。这个怎么解释?

答:第一,现在和历史是不一样的。并且东亚的霸权国也是变化的,2000年来先是印度几百年,后是中国200年。第二,地区和世界是不一样的,虽然在东亚地区中国曾经保持了多年的朝贡体系,但是毕竟只是局限在东亚地区而非全球,而且中国内部的王朝也是不断地更替的。当下,中国甚至在东亚区域也无法提供稳定的秩序,无论是蒙古还是朝鲜。所以说,多极化是不可避免的,中国的霸权只是体现在自由贸易中的领导地位,而不是政治上和军事上的霸权。

(辽宁大学转型国家经济政治研究中心曲文轶教授审阅校正,王瑞同学录音整理)




关闭窗口
中国 沈阳 辽宁大学转型国家经济政治研究中心 2016 版权所有
Copyright Research Center for the Economies and Politics of Transitional Countries (RCEPTC),Liaoning University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沈阳市沈北新区道义南大街58号 邮编:110136 电话:0086-24-62602445 传真:0086-24-62602447 邮箱:rceptc@lnu.edu.cn